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番外篇,第二章*他们的初次见面

湛蓝色的半透明的。

这是路易第一次遇到安岩的样子。

出身政治家室的路易对自家的产业其实没什么兴趣;他更喜欢埋头研究那些被科学否认的超自然;他相信着妖怪的存在还有神灵。

许多神话和故事都存在着某种真理,这并不是科学的真理而是更深奥的东西。

在路易深入研究超自然的时候,在某本书上看到了精神力这一说词;人的肉体下都存在着一个精神体;有些强大有些弱小。

而路易知道自己属于精神力强大那一类的,因为他能看见天空上偶尔飞过的精神触须,湛蓝色的很漂亮;但从肉体脱离出的精神体路易却是第一次见到。

书上说过,有些人精神力强大甚至可以在肉体沉睡时精神体脱离而出;而安岩应该就是这样。

安岩出现那天,天上的精神触须多了很多,直到他像幽灵一样踩着天线出现在我眼前;那些精神触须有些绕过他有些融入他,场面可以说很美。

而安岩没有目的,就像是在玩耍一般然后他看向我;明明整个身体都是蓝色的那双眼睛却是金橙色的。

眼光直直望向我,瞬间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路易僵着身体不知道是打招呼好,还是转身假装看不见。

两人一个在电线上,一个在家的阳台上,就怎么互望着直到路易趴在阳台的围栏上

“那啥,你好?”

安岩轻轻一跃跳进了路易家的阳台,吓得路易直接跌坐在地上。

“你看得见我。”

肯定句。
路易吞下一口唾沫

“我叫路易,只是一个精神力强一点的普通人,你是超能力者吗?”
“你觉得呢?”
“应该是吧,毕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精神体;你的肉身出事了?还是别的……”
“一上来就问别人的隐私不大好吧,路易。”
“额,失礼……”

路易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

“我是第一次见到向你这样的精神体,所以有些兴奋。”

路易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面前的精神体安岩稍稍歪头;第一次看到心灵怎么纯洁的人……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也许我们能成为朋友。”
“我叫安岩。”

这便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他们很快就成为了朋友,毕竟能找到一个畅谈的朋友机会不多。

安岩经常出现在路易家,但那些精神力弱的人理所应当是看不见安岩的;所以就有了路易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的场景;后来私下家里的保姆都流传了路家大少爷中邪的传闻。

“安岩,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说。”
“我想创建一个组织,来做妖怪和人之间的桥梁;人类不应该排斥同样身为地球生物的妖怪。”
“那要是有坏的妖怪呢?”
“那就消灭,组织只保护好的,坏的妖怪除非威胁到人类否则组织一律不接管。”

安岩看着对方仿佛有光的双眼,突然有些好奇如果真的有这个组织存在了,是不是就不会太无聊了。

“那就放手去做吧,你家里不是涉及政治的吗,跟国家申请这个部门也挺不错的。”
“对哦!安岩你真不愧是我的挚友!”

要是能碰到安岩,估计现在路易早就把安岩抱起来转圈圈了。

然后这便是〔THA〕的开始;虽然申请的路途艰险,几次被政府拒绝了解所谓的妖怪,后来还是安岩供出了几个据点,虽然怎么做很不道德,但总算帮路易推了他一把过了这个坎。

途中安岩还给路易免费找了个儿子,也就是神荼;当时安岩带着年幼的神荼回到路家的时候,路易是懵逼的。

“这是什么……?”
“孩子啊,你收养了吧。”
“不是,你从哪找来的?”
“地下拍卖场。”
“话说你居然碰得到他,好神奇……”
“说明他强,不过他也因为这样才被抓住了吧。”

安岩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已经昏睡了的神荼的小脑袋;本来这种事情在地下拍卖场见多了不想管的;但那双眼睛却深深的吸引了安岩的注意力;湛蓝色眸子透着不屈完全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害怕的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然后就下手救了人。

“我领养没问题,可是他父母呢?”
“死了,刚刚我从他的记忆里看到了,还是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父母。”

路易面露悲伤,果然申请的事得加快了,再这样拖下去会有更多的孩子遭殃。

“孩子我会领养照顾的,安岩你不用担心。”
“嗯。”

总之这个可怜的小神荼算是有了落脚的地方,不用担惊受怕;但刚开始在路家的时候神荼却除了安岩谁也不想见;到最后发展成了路易只是挂名养父,安岩负责带人。

然后有这么平凡的一天,路易找到了安岩

“安岩,我们是挚友对吧。”
“嗯,怎么?”
“那就相信我,我想帮你,想让你重新回到你的身体里。”

安岩低下头;他当然也想回去,可是真的能相信吗?虽然算时间他们已经认识了那么久;性格都了解的彻底了;但这到底是在拿安岩的生命做赌注啊。

路易看得出他难以的决定,想伸手却记起自己根本碰不到他,手掌最后握成拳

“安岩,我也不怕什么,你完全可以读取到我的想法,所以我到底在想什么你难得还不清楚吗!”

安岩咬牙,那就赌一把,拿命去。

最后路易得到了地址,就赶快带着人去找了那个研究所;其实动用路家关系完全不需要安岩说就可以查得出来,但他想从安岩嘴里说出来然后听到;这样才是真正的信任。

那片郊区还在开发中,路易使了点手段才进入到工地里,结果发现研究所的楼房早就不见了,路易慌了神。

“地下入口还在,在这里往下挖三十米。”

路易指挥着人,最后自己也加入挖坑行列;入口找到了埋在地里;铁门早就生锈的不成样但还能开;昏暗的入口楼梯安岩率先下去路易也赶紧跟着。

走了很久才到一条长廊,走廊的灯早就坏了到处都是蜘蛛网还有灰尘;路易打着手电筒跟着安岩七拐八拐,才来到一扇门前。

“就在里面了。”

路易点点头,先是伸手推了推确定推不开就叫人拿工具来开;电锯被启动一点点的沿着门框切割这,巨大的噪音充满着整个地下;安岩心情竟有些复杂起来。

锯开的门被一脚踢倒,地上的灰尘被惊起四次飞扬;咳嗽声中几人前后进入地下室里;路易被眼前的景象惊讶到了;安岩不知何时站到那个很老式的冰冻舱前手虚抚着舱壁。

“多少年了,父亲我想你了……”

记忆中的父亲脸竟有些模糊了,如果现在是实体估计泪水早就流下了吧。

路易走过去,立着的冷冻舱周围有很多管子链接着,靠近后还有丝丝凉气飘过周身。

“安岩,你应该知道怎么打开吧。”

安岩点点头他指着一个已经落满灰尘的操控台

“那个还能用,你按下那个绿色的按钮后,握住旁边的手把顺时针转三圈,然后压下去。”

路易照做了,当操作完后,昏暗的地下室居然亮起了等,众人纷纷关掉手电筒;而路易始终都盯着冷冻舱的反应。

突然冷冻舱周围管子突然脱落,凉气逐渐蔓延整个地下室里,原本平躺放着的冷冻舱被底下的机床运作立了起来;路易看向安岩得到他的点头后再次接近冷冻舱。

路易伸手抹了把冷冻舱上面的玻璃壁,一张消瘦的脸露了出来。

“兄弟,我这就带你出来……”

路易叫人一起将这个冷冻舱搬出地下室;还好地下室的门够大,八个人负责抬两个人在前后打灯;安岩飘在最后;他回过头看着一点点远去的地下室;这里承载了他18岁前的所有记忆;看上去严肃却会给自己读睡前故事还会玩举高高游戏的父亲;只从照片上看过笑的温柔的母亲;一切的一切将在今天沉入历史长河中,渐渐被遗忘。

我走了,爸爸妈妈。

安岩勾起嘴角,仿佛抛弃一切负担跟随着队伍走向出口。

—————番外二〔完〕—————

总算是摸出一篇正文了,但是又想到后面还有三更忍不住吐血_(:зゝ∠)_

求小心心小手手(〃'▽'〃)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