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荼岩原创】

新手开车了😂

拿肉抵债(´◔◡◔`)

最近脑子有点乱,正文先容我缓缓_(:зゝ∠)_

ooc慎入,因为没怎么看小说,文里的设定基本上是动漫的设定,私设有。

https://shimo.im/RBbqhkCfiI8YN4oI

上面链接无效的话,走评论վ'ᴗ' ի

【原创】〔道士的媳妇会作妖〕

〔壹〕狐妖

有传闻,锁龙镇必经之路旁边的那座大山有只千年狐妖;“她”长相妖艳喜欢吸人精气;当然都只是传闻,因为都没有谁见过真正的狐妖;而且锁龙镇从来都没有闹过人失踪什么的;只有农民放上山的牛羊或者家鸡偶尔不见几只,损失不大自然没人去管。

如果走过了人类上山砍柴的范围还要远的一段距离,就会看见一条青石铺成的一条小路;顺着小路走半刻钟,就能看见一座不算很华丽的宫殿;而人们传闻的狐妖就住在那。

也不是没人到过那,只是都被里面的一些小狐妖吸完精气后用法术消去那段记忆,还将人安全的送到山下。

教他们怎么做的自然是那只修为最高的狐妖,安氏一族的遗子;安岩。

安岩出身时便有了仙根,但家族在一场浩劫中只剩他一人仙根还毁了,他便在凡间吸收日月净精华和大山的灵气,做了个逍遥自在的散仙。

那时锁龙镇还叫雨村只有十几户人家,安岩便来到此地;他第一次化为人形却在山中迷了路。

在安岩快饿晕的时候,一条住在山中的青龙救了他;安岩问过他为什么要在这深山里;青龙说自己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欠了他一样东西却还没有还回来的人。

说来还奇怪,安岩注意他化成人形的时候,白净的脖子上有一条伤痕,明明可以用神力让伤痕消失的,青龙却说这是个教训得留着。

安岩在那住了一段时间,偶尔跑进山下的雨村里玩耍;直到有一天黑云笼罩住了山头,安岩以为要下雨了就赶了回去,却看见宫殿门口站着一个人,他浑身黑衣长发用一根白色的发条绑在脑后,安岩看不见他的脸但他身上的气场很强,压的安岩有些喘不过气。

然后青龙走了出来,他看着门前的男人突然咧嘴一笑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男人脸上,很响的一巴掌。

“回来了?”


男人点点头。


“还走吗?”


男人摇摇头,青龙笑容更大了,他走向安岩


“小岩子,以后这里给你了,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他是你等的人?”


“没错,对了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吴邪,有缘再见吧。”

然后两人就真的再也没出现过了,安岩就一直住在这;直到他成为散仙也有了一些小狐妖来投奔他。

宫殿还是安岩一个人住的时候很空旷,但那些投奔过来的小狐妖变多后,宫殿才有点家的感觉。

因为和人类接触时间长,安岩就在宫殿附近开了块田教一些小狐妖种米种菜,所以他们从来不缺吃的,而肉类就去拿几只被放上山的牛羊家鸡。

日子过的很舒坦,偶尔出去吸精气的小狐妖也很乖的遵守安岩给他们定的规矩;但不出点岔子那是不可能的;那是关于一个刚刚来的小狐妖的故事。

刚刚上山来的狐妖是一位风月场所的花魁,因为被道士识破身份又听闻这座山有大狐妖就跑来了;她自尊心极强又是曾经被人捧上天的主,即使修为低了些却不是很听安岩定的规矩。

她经常跑下山去,勾引路过的商人这样那样,然后再一次房事中她没有克制差点把人害死,还是安岩观星算卦察觉她有问题,才及时阻止了悲剧发生。

原本消除记忆就没有问题了,但那队商人当中居然有道士;道士看出这人身上缠绕的妖气,顺着妖气就上了山,虽然没有到宫殿的地方,却打伤了几只巡山的小狐妖。

道士走后,这山有狐妖的事就传开了,有人为了证实也找过那个道士,结果道士失踪了,这基本是坐实了山上有狐妖。

喜欢搞事的人也不是没有,一时间谣言四起,还有人说自己进山砍柴的时候见过狐妖;有一段时间安岩都没让小狐妖们出门,看着到处寻妖的人类,安岩叹着气在附近施展了结界。

那狐妖自然是被罚了,至于被罚了什么就是秘密了,反正她也没再干过分的事。

安岩完全可以靠山里的灵气长修为,但总有一些小狐妖将吸到的精气一半“进贡”给安岩,剩下留给自己。

说了不需要,却没有谁听进耳,久而久之安岩也算默认了这事。
————————未完待续————————

百粉点梗系列,因为太长所以只能分开放。
小学生文笔,最近灵感全无qwq
架空新手道士荼x散仙狐妖岩
后期是肉,提供梗的是空妈(๑´ㅂ`๑)
因为是闭着眼点兵点将的,所以梗完全是随缘_(:зゝ∠)_
突然觉得吸精气这种设定真的很适合写肉(滑稽)
瓶邪过场瞩目,虽然后面基本上没他们的戏份了23333

【原创】〔大荼小岩〕

前文走tag(。ŏ_ŏ)

〔肆〕身高一米一也能跳起来打死你

可爱的安团子,变小以后第一次逛街,现在被围堵在商业街的某小巷里。

安岩嘴里含着棒棒糖,抬头望着一脸坏人相三个流氓,他们满嘴黄腔和脏话,让安岩听的都想打人了;要不是和神荼走散也不至于这样。

“你确定这小孩的老子有钱?”
“当然,我亲眼看见他老子抱着他从路虎上下来的。”

一个黄毛拍着胸脯保证着,另外两个看上去都信了。

安岩咔嚓一声把棒棒糖咬碎然后吐掉棍子;嘛这点小事就不用喊他了吧,而且他应该也感觉到我在这了,赶紧解决了吧。

安岩走向其中一个人,然后扬起头对着他微笑道

“我知道有个更快能拿到钱的方法哦。”

那人莫名其妙

“小鬼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意思,你低头一下……”

那人将信将疑的弯腰低下头,他没看见安岩得逞的笑。

“手段粗暴了些,不过这是惩罚哦。”

安岩说完就猛的伸手扯住那个人的衣领,然后翻身跳上他的背用自己的手肘狠狠的敲在他的后劲上,那人没多时就昏倒再地。

其他两个不良看见同伙出事,发怒的冲过想掐住安岩,但手还没碰到安岩就跑开然后借助旁边的围墙起跳到其中一个人的上面;双脚用力的踩在那个人的双肩上让他直接面朝下趴在地上;再次用手肘将其敲晕;如果安岩还是大人体型,这招应该是用膝盖而不是腿的。

还有一个人;安岩落地刚想再次起跑,却发现仅剩的黄毛已经倒在原地口吐白沫,安岩眼尖的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金针;而巷子口站着个人他背着光看不清脸;安岩却认识他。

“神荼。”

男人快步走到安岩面前蹲下身子检查他有没有受伤。

“抱歉……”
神荼抱起他,安岩用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脸
“我没事,话说都怪你不牵我的手,害我被人撞到就走散了。”

不是你不让牵吗……

“不会有下次了。”
“嗯。”

——————未完待续——————

短的让人窒息,自己嫌弃自己_(:зゝ∠)_

晚上还有一发〔非人类研究所〕的肉,就当是中秋的文贺吧,别期待;这是个不会写肉的。

还有,中秋快乐!!!我爱你们!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前文走tag_(:зゝ∠)_

第四章*不寻常的人

神荼一手抱着人一手把自己房间门给推开,还没等安岩站好就被神荼抵在门板吻了个满怀。

交融的舌尖,热乎乎的气息,眼看神荼已经把手伸进安岩衣服里;安岩却突然抓住他的手,空闲的左手稍微抬起,属于他本人的一丝丝精神力从外被吸入体内。

“怎么了?”

安岩像是在读取什么,表情一点点严肃起来

“B级游荡者,已经有人被吞噬了!”
“啧……”

情事被打断还正在不爽的神荼拉着安岩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安岩无奈又拉着人来了个湿吻才被放开。

地下停车库这边罗平已经那好枪,正准备通知神荼却看见两夫夫已经从电梯口走过来了。

“哟,安岩。”
“赶紧,已经有人被吞噬了。”

罗平点点头扛起枪坐进车里,安岩跟上神荼随后关了门。

车辆使出停车场,快速的开往市中心;而市中心那边不断被肆意破坏的街道,慌张的人群传来都是刺耳的尖叫;警察努力疏散着人群,一面还要对付一团巨大的B级游荡者,但是普通子弹那里会对游荡者有用,全部一点不剩的都吞到身体里了。

“可恶!〔THA〕那些家伙还没来吗!”
“已经在路上……队长小心!”

那个队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触须拉住了脚,旁边的队友都拉不住眼看那个警察队长就要被吞了,一发子弹却精准的打中那个触须。

神荼收起巴雷特,车子还没停好他就窜了出去,原本手里什么也没有的却突然出现一把木刀;神荼执起木刀就狠狠的劈在游荡者身上;游荡者身体被开了个口子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谁惹他生气了,火气这么大……”

罗平扛着枪,看神荼着架势完全不用自己出手了;反观安岩这边他将那个被救下的队长拖到安全地方;看着刚刚被勾住的那只脚上居然沾有游荡者的液体,赶紧释放精神力将其震碎。

“把他带走,你们赶紧去疏散人群,这里我们接手了。”

那些警察点点头,把那个队长扛起来放到警车上就马上去疏散还没来得及跑路的路人;等安岩望向神荼那边发现战局已经快结束的样子,原本体型庞大的B级游荡者,被神荼砍的七零八碎。

“安岩,你是不是没满足他啊,上来火气贼大。”
“别说了,刚刚他还想摁着我来一发呢,这不我刚刚收到消息马上就来了。”
“hhhhhh果然。”

看着被砍的差不多了,安岩就出声叫人停手了。

“神荼,好了剩下的我来吧。”

一脸不开心的神荼走向安岩,把人抱住头埋在安岩颈窝里蹭了许久才放手;安岩也全程像安慰孩子一样一下没一下的轻拍他的背。

安岩走到只剩一个人怎么大的游荡者面前,被神荼弄得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伸手一点点感应着,却突然一愣

这身高,孩子?

片刻间,游荡者被安岩的精神力包裹,猛的一震全部都碎开,露出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大的少年出来,安岩将人翻了过来;手掌覆盖住他的额头,安岩愣了怎么几秒;直到罗平和神荼走到他身边。

“安岩?”
神荼看着愣神中的安岩;安岩看了他一眼
“神荼你看看,你认识他吗?”
神荼闻言便低下头,但只是随意的看了几眼便摇摇头,安岩像是有些头疼的用手揉了揉额角,神荼将他拉进怀里替他揉。

罗平鄙视两人,弯腰把这个不知名的少年扛起来

“走吧。”

——————未完待续——————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番外篇,第一章*安岩的过去

安父是个科学家;原本应该属于他的研究成果却被朋友盗取,被赶出研究所后在人生低谷时结识安母。

安母身体不好,本来安父心疼她并不想让她怀孕的,结果还是怀上了;而且在安岩出生那年安母没撑多久就去世了。

安父独自抚养看似平凡的安岩,却在安岩能力觉醒那天;两父子都消失了。

安父在B市郊区外有栋属于自己的小研究所;这个是他师父去世前留给他的。

两人在这里生活,安父根本不需要去教安岩任何东西,他就像是天生精通一样;说话、走路、写字;甚至是更复杂的东西都不需要教;安岩样样都懂。

可怕的学习能力却在安岩18岁那年戛然而止;安岩像往常一样让父亲抽血然后做各种测试,异变却突然发生;他的头很痛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砸了一样。

安岩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收回,根本不能控制;耳边是安父的呼喊安岩却像没有听见一样捂着头。

其实安岩为什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学习能力,全是因为他和别人拥有不一样的精神力;他将那些精神力外放从精神触须去看外面的世界。

所以就算从来都没有离开研究所,安岩却不会无聊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看着这个世界。

但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外放的庞大精神力如果突然被收回来会发生什么;脑子会因为负荷不起如此庞大的能量而爆体身亡;安父在常年的观察和研究中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想帮助安岩,但那时的科技还不像现在的2061年的科技发达;所以安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将安岩冷藏起来,但也不是完全冻死;而是处于一种不需要耗费太多能量的休眠。

制造冷冻仓安父花了八年,然后等到有能力的时候在把人放出来;安父深知自己没有那个寿命去完成这件事;所以他就想去拜托一个信得过的挚友。

但狗血的事情就发生了;安父在去的路上发生车祸,又是在荒郊野外;肇事者也是心狠将安父抛弃于此;等被人发现的时候,安父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全过程安岩都看在眼里,他没有流露太多的情感;因为他已浏览了这大千世界的生生死死;不能说他冷血,而是他对死亡已经麻木了。

所以安岩就在冷冻仓里躺了25年;直到他游荡在外的精神体被年轻有为的路易发现。

路易也是天生精神力强大但他做不到想安岩那样将精神力外放;但足以让他看得见那个像幽灵一样的安岩。

也不是没有人发现过安岩,但是没人愿意跟他交谈;强大的精神力可以让安岩知道对方真实的想法;当他从路易身上读不到恶意的时候安岩就想和他交谈了,却是路易先主动和安岩说话的。

路易很喜欢灵异的东西,那些被科学否认的妖怪神仙,路易都相信他们是存在的。

安岩告诉路易,妖怪有但是神仙不存在;这世上超能力者有很多他们只是不愿出现被当成异类而已。

两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路易知道安岩的处境后夸下口能救安岩,安岩却笑笑而过,就算再友好安岩也不会把自己肉身所在出告诉任何人。

如果肉身被破坏,就意味着身为精神体的他会消失,再也不会出现。

之后他跟路易相处了五年,最终拿自己对他的了解赌了一把,结果是他赢了。

路易带着人将一直被藏在那个研究所的安岩带了出来,在路易想办法让安岩用着肉体能存活下来的时候,遇见了神荼。

那时〔研究所〕还在向国家申请创建的事了;路易忙着两头也没时间管安岩;于是安岩的精神体就又到处浪啊浪的;因为〔研究所〕没有成立;妖怪和人的关系还是很乱的。

经常有孩童被妖怪拐走然后被吃掉,也有恶趣味的将其豢养起来,像家畜一样;而神荼因为家门不幸被人卖到了妖怪的地下拍卖场。

安岩见多了这种事,他平常都会选择无视的,可他只是因为多看了眼还只有五岁的神荼;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充满的不是恐惧而是不屈,情感里也全是不甘。

而且神荼也看得见安岩;像神荼这样精神力强大又是超能力者的孩子非常受那些喜欢吃肉的妖怪喜欢;因为吃下这类的孩子能让它们变强。

使了些手段,安岩将神荼救了出来;原本忙〔研究所〕的事的路易看着精神体安岩带了个孩子回来;错愕的表情中接过昏迷的孩子;然后路易也是稀里糊涂收神荼为养子。

说是路易的养子,其实都是安岩在带人。

后来〔研究所〕得到允许加入国家警察行列当中;只是他们处理的不是普通的案子;而是那些被认定无法破案的灵异事件。

安岩的肉体途中被唤醒过一次,结果差点让安岩爆体;最后路易想到了机械载体这种做法;随着科技发展也不是没有人提出这种方案;只是实验风险太高会出现不融合这种情况。

但是路易想到的机械载体是将精神力暂时存放在里面;因为安岩只有肉体沉睡精神体才能得到完全控制。

第一次实验,路易找人做了一台内存根据安岩形容的电脑,只是安岩低估了自己精神体所存的知识量;导致内存不够电脑差点爆炸了。

后来路易又做了个更大的,安岩的肉体终于重新得以活动。

因为冷冻的关系,安岩的肉体还维持在他入仓前的样子;实际心理年龄已经八十一岁的高龄了。

但是也因为长时间不动,安岩肉体肌肉多处冻坏,住院住了很久才恢复像现在这样的小鲜肉。

后来安岩学会将精神体分成一个个体,一些放在外面,一些存在电脑里;后来研究所彻底建好的时候路易想到了人工智能;于是安岩又以人工智能的身份出现在研究所里。

当然知道安岩的事情的人不多,只有安岩和路易信任的几个人知道。

最不能让国家知道安岩的情况;安岩见识过被抓的超能力者的后果,逃的逃自杀的自杀;没人能受得了那些惨无人道的实验。

因为安岩抗议,冷冻变成了被泡在营养巢里;淡绿色营养液黏糊糊的。

后来〔研究所〕成了属于超能力者和那些被称为怪物却是地球生物的归属地,都是安岩招揽进来的;虽然他大量精神力放在〔研究所〕但不妨碍他还留有一些在外面。
当然招揽这些人也是秘密,表面上和政府汇报都是普通人。

——————番外篇第一章〔完〕——————

因为怕有小伙伴看不懂,我下面简单的梳理整篇文的时间。

1975年九月十日,安父研究项目被盗取,没有背景的他被赶出研究所。

1976年五月六日,落魄的安父偶遇安母。

1978年一月九日,两人结婚。

1980年二月十日,安母怀孕;十二月五日安岩出生。
1982年七月八日,安母去世。

1984年四月十八日,安岩能力觉醒,安父将其带到B市。

1998年四月三日,十八岁的安岩能力突然爆发。

2006年一月一日,安父终于将冷冻仓造出,安岩彻底陷入沉睡;第二天安父出门变出了车祸。

2026年十月十二日,身为精神体的安岩遇见了28岁的路易。

2031年三月三日,安岩的肉体被路易带出那个已经坍塌的研究所;与此同时三月二十日,神荼出生。

2035日七月七日,路易向国家政府申请〔THA〕成立;八月十二日神荼家门被灭,后被抓卖到地下拍卖场;九月二日,安岩遇到神荼并将其救出;十二月三十日路易将其收为养子。

2036年一月一日,〔THA〕申请通过,正式成立。

2054年四月二十四日,神荼为双亲报了仇,后跟安岩表白;五月一日两人确定关系;七月八日〔研究所〕开始动工。

2055年一月十一日,第一次实验开始,失败告终;二月二十二日第二场实验开始,实验成功安岩肉体终于醒来,随后被送往医院。

2057年一月十一日,安岩肉体终于复健完毕,因为精神力有见长再次沉睡;六月十九日〔研究所〕竣工,众人正式入住;七月八日安岩冷冻仓换成营养巢;八月一日安岩偶然救下超能力者罗平,于此同时救下罗平妻子超能力者瑞秋;八月二十日路易老朋友包妮璐加入〔THA〕,与此同时罗平瑞秋加入〔THA〕;八月二十三日军火商王胖子和风水大师张天师慕名加入〔THA〕;十月一日〔研究所〕涌入一大堆灵异志愿者。

2059年一月一日,多个妖怪的地下拍卖场被一锅端了,多数名孩子被解救,但是在这次行动中路易被暗算伤了脚,太过严重以后走路必须有拐杖帮助。

2061年一月九日,青年秦樊加入〔研究所〕二月十一日不明物体入侵〔研究所〕内部,与此同时秦樊发现安岩的秘密,被迫加入〔THA〕

——————以上——————

上面是全部的时间点,因为时间点理出来了前几章就有一些吃书的现象了,比如路易的年龄还有其他的,到时候我也大改一下。
原本想设定时间点是现在的2017;但最后算来算去又考虑到科技的问题,就把时间拖到了很后面。

总之欢迎捉虫(〃'▽'〃)

这是一篇我可能都写不完的大坑hhhhhh不过不会弃坑就是了~

想看荼岩秀恩爱的请扣一,想看荼岩秀恩爱并且进行主线剧情的请扣二;希望有阿赛尔但不是神荼弟弟的设定请扣三;希望有阿赛尔是神荼弟弟然后犯中二病和神荼斗最后和好的设定请扣四。(一和二之间选一个,三和四之间选一个。)

番外篇是介绍一些人物的关系经历的,后续会推出神荼的家门惨案番外;超能力者罗平瑞秋夫妇被妖怪抓的番外,敬请期待( -`ω-)✧

【原创】大荼小岩

前文走tag_(¦3」∠)_

〔叁〕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神荼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哪看到这句话的。

其实神荼也不是没有对安岩有过非分之想;想这样那样的……

不过那仅限大只的安岩,对于小只就算了;神荼只是单纯的喜欢小孩子而已。

以上是还没回到家之前神荼的想法,但回到家以后并且把人抱上床后,他后悔了。

怀里的人儿也是刚刚洗完澡,身上散发着自家沐浴露的味道,就像被打了标记只属于自己的一样,让神荼忍不住更近一步去嗅安团子的味道。

本来还战战兢兢的安团子被神荼的突然贴近吓了一跳,但是已经关灯了所以他只是动了动而已……

结果下一秒神荼稍微将人拉过去了点,鼻尖抵在安岩的后劲上,吓得安岩直接僵了也不敢动,一直催眠自己只是错觉。

然后两人都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虽然神荼看上去没什么,但安岩一直在打哈欠,精神也不是很好;上门有事的瑞秋坐在客厅笑的很奇怪,她把手里的票交给神荼后就开溜了,走之前还不忘背着安岩和神荼说了句话。

“神荼哥哥,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哦~”
“别闹……”

瑞秋给的票是市里游乐场的票,不过神荼并没有打算今天就和安岩去玩,而是带他去商场;上次瑞秋给买的东西都是应急,安岩肯定一时半会是恢复不了的,长住神荼家是肯定没跑了。

“神荼,瑞秋不是还买有其他衣服吗?”

神荼没说话;安岩相信我那些衣服你不会想穿的。

————————未完待续————————

后面还有一段,老套的游乐场路数;你们猜瑞秋给神荼的是什么衣服(〃'▽'〃)

猜对是什么衣服后期就写哟( • ̀ω•́ )✧

我要立个flag

你们的喜欢推荐和评论一直都是我的动力。

我并没有太注意粉丝关注我动向,等注意以后已经有76个了,为了回报给粉丝的关注,我决定立个flag;也就是熟悉的百粉福利。

话说我只写荼岩的……

还是在评论区抽取以为读者的点梗吧,可以点肉梗也可以点煽情梗或者感情梗;不过我觉得点肉梗的会更多;确定大梗后就是细致的比如:
肉梗;xxplay

煽情梗;告白、婚礼(没有肉)

感情梗;随意什么都可以

占个tag抱歉了,也可以点瓶邪荼岩双双出没的梗哦,但是这个梗不写肉σ`∀´)σ

等粉丝关注满一百即可点梗( -`ω-)✧

深夜福利

这是个不会写的肉,不好看慎入!慎入!慎入!

做好心理准备就走链接吧↓

https://shimo.im/eOGsgnyKG5sw1f3U

要是上面的链接打不开就走评论区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前文走tag(´◔◡◔`)

第三章*他是人类

当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怀疑我任然在梦中,因为眼睛所见到的东西太梦幻了。

我知道这里,是那天尚未看清全貌的地下第六层;而我面前这个散发着微弱荧光的巨大玻璃罐。

但让我惊叹的不是周围物景,而是那玻璃罐中的人;黑色的长发将他包裹着,就像自然形成的衣服,而他人则像婴儿一般卷起身体,双手搂住屈起的双腿。

姣好的面容,皮肤色是那种长期不见光的苍白,在加上玻璃罐里的液体承托,都有几分透明感;就好像他随时要消失一样。

戴在他口鼻上的应该是呼吸器,偶尔会冒出几个气泡向上飘去后失了踪。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男生;那么平的的胸只有一种可能;大x萌妹。

当我看的入迷时,一个人的身影挡住了我的视线,刚想开口却因为看清那人的脸后闭了嘴;他是神荼。

当然在场的人不止他他一个就对了;罗平和路易先生也在,他们正低语交谈着什么。

而我则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反绑于后;就像待审的犯人。

就在我想开口却看见,一个一直在用颜文字刷存在感的电脑屏幕,各种各样的颜文字刷满黑色的荧幕,看着电脑链接的地方,我下意识往它后面的大玻璃罐望去

“……安岩?”

突然,电脑屏幕上的颜文字消失了,过了好一会才出现一句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唉ξ( >◡❛)〕

接着装。

“你果然知道了。”

路易走到我面前,他杵着的拐杖一下没一下的敲击地面,仿佛快要敲进我心里,有种很难受的感觉。

“怎么办?”
“杀了。”

我看向神荼,说杀了的就是他,不知为何从刚开始他就一直瞪着我;我哪里惹到他了?

“不行,这样会影响政府对我们的评估的,只能让他入队了。”

路易看向罗平,罗平点头示意然后拿出一个平板电脑,他只解开了我的右手,不顾我反抗的将我大拇指按压在平板电脑上。

“本来这就是只属于研究所的秘密,就连政府都不知道,而你一个人外人,知道什么叫懂太多会死的很快吗。”

罗平说外人两字的时候咬得特别重;我低下头;原来平常的亲切不过都是装出来的吗,一群戏精。

“真不知道安岩为什么会求着神荼去救你……”

罗平不满的嘀咕着,将平板电脑弄好后还给了路易,路易过目后就收了起来

“欢迎正式加入THA,孩子。”

真是前出狼窝后入虎穴啊……

“那么,也该给你介绍一下……”
“等下,安岩他醒了。”

几人的目光放到了安岩的身上,只见他扶着玻璃壁呼吸器已经脱落,却不见他有缺氧的样子,张嘴说着什么却只有气泡不断吐出;神荼操作控制台将玻璃罐的液体排光;安岩最终坐在底部直到玻璃缓缓下降露出出口。

“神荼过来扶我一下,没力气了……”

他话没说完,神荼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的毯子裹在他身上,然后将人抱出营养巢。

“真是胡来,不过能这样和你见一次面,机会不多了,安岩。”
“好久不见,不对我们每天都见面好不好。”
“那个又不是你的本体,所以这次出来可以待多久?”
“不知道,不过这次比之前好多,因为我还留着大部分精神力在基地里,所以负荷不会太重。”
“那就好,神荼带他去吧,我还得和秦樊谈谈,罗平你也一起出去吧。”
“是。”

看着三人离开了房间,路易再次把目光放到我身上

“有什么想问的?”

我想了很久才开口道

“安岩,到底是什么?”
“你觉得呢?”

我没接上话茬,因为像安岩这样的存在要是放到普通社会里,那他就是一个怪物;而这里是“怪物”的收容所。

“你觉得安岩有多少岁。”

为什么会扯到这个……

“二十多吧……”
“是81岁哦”
“什么?!”

————————未完待续————————

没错,不要怀疑安岩的真实年龄,所以这篇文应该算架空年下文( -`ω-)✧

今天决定停更〔每日一发画〕
没有太多时间去花在板子上了,我也是要吃饭的qwq

要是更完文有时间一定画图σ`∀´)σ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前文走tagσ`∀´)σ

第二章*猜疑

“当时情况紧急,那些东西已经弥漫到了营养巢里,所以……”
“所以你们就把玻璃罐给打碎了??”
“是的……”

路易有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这个东西做起来很贵的!国家还不给报销!年年检修这个东西就废了我多少私房钱,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给我省点心!话说紧急开关按钮不就在旁边嘛!低个头就能看见了为什么要砸!

路易差点没捶胸口,神荼那个不孝子回头在收拾他。

罗平一直不敢抬头看路易,全程一直一副熊孩子做错事低头认错的模样;反正神荼是的锅我坚决不背!
样本不是你带回来了的吗……

远在地下六层的神荼突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
“有人在说我坏话……”
〔噗,你也会开玩笑啊。:-D〕

而秦樊这边……

我是秦樊,我有句mmp已经讲出口了。

看网上那种小说,一手刀劈后劲会晕,其实我是不信的,但……

亲身经历这种事情还是证实了这种方法可行,并且醒来后后劲就像是被兵长切了一刀的感觉,很痛。

安安静静躺着医务室床上,看着偶尔过来查看隔壁床的护士小姐姐忙上忙下,突然觉得这波晕倒值了。

就在我盯着小姐姐发呆的时候,一位小姐姐悄然坐落在我床边的凳子上,她手里拿着一篮苹果放到病床的床头柜上。

她随手拿起一个在我面前晃了晃才把我的神智拉回。

“你是?”

“秦樊你好我叫瑞秋。”
她微笑道。

不知道她从哪里拿出来的刀子,正一点一点削去苹果上的皮,莫名其妙的压迫感。

“单刀直入吧,那天你看到了多少?”
“啥?看到……”

下一秒我想起来被罗平敲晕前几个小时所发生的事;关于人工智能安岩的未解之谜

“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你不会是来灭口的吧……”

瑞秋很高兴看到病床上的少年如此慌张,随后将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他

“怎么可能,人家一介弱女子,怎么能动刀动枪的呢。”

说完在她手上的小刀被她玩了一个刀花滑进了她的袖口里。
woc?!你们都是盗贼技能点满了吗?这样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不好!

我战战兢兢的接过苹果,小咬了一口发现还蛮甜的又吃了一大口;瑞秋却站起身把只少了一个的苹果篮拿起来

“好好睡一觉吧……”

瑞秋的声音突然好像越来越远,我的意识一点点脱离。

mmp我一个男主你到底想让我晕几次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嘛?!掀桌!

然而有个遗憾的消息告诉你,你并不是男主哦。

———————未完待续————————

我高产意味着文章会短小´_>`

本来今天每日一发画有车的,结果放不上来(。・ˇ_ˇ・。)

有想看肉的吗,我终于找到平台写肉了(ノ゚▽゚)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