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write this down》

♞悄咪咪回来填坑……

♞没看过前文的走tag……

♞要是下面链接点不进就走评论吧

https://shimo.im/doc/ef00DBLEsUkzJXzA

【原创设定】

人类佣兵荼x傀儡师暗精灵岩

又是一段爱恨情仇2333333ヽ( ̄ω ̄

至于神荼的设定图,还没有画出来(つД`)
最近沉迷吸岩不可自拔(:з」∠)_

【非原创姿势】

形象是日本般若,原本应该可以画的更诱人的,问题是纹身是个大工程,就暂时画了草图。

可能会有神荼版的般若_(¦3」∠)_

【日常恩爱】

神荼:安岩你喜欢狗还是猫

安岩:唔,猫吧,软软的,很可爱。

神荼:喵

安岩:???诶诶诶神荼你别走啊!

梗有参考,不知道有哪位太太可以接梗画出了,超想看的!!

虽然有太太画过了类似的梗,但手忍不住就摸起了板子,希望有人喜欢(:з」∠)_

  @接梗么太太?!!!
拙劣的画技,接吻是个硬伤_(¦3」∠)_

【原创】《时间之轮》

〔第三章〕

安岩感觉自己浮空好像穿过了很长的一个隧道,最后在柔软的床上落实了身体。

“爹爹你说爸爸什么时候才醒,他已经睡了四天了……”

小孩子说话带着哭腔,坐在他身旁的男人只是摸着他头不说话。

我靠!什么情况?!

安岩虽然是闭着眼身体不能动,可意识却是清醒的;耳朵听到的话真的吓到他了。

“乖别哭了,回去睡会儿吧。”
男人撩起孩子的碎发在额前轻轻吻了一下,男孩抹了把眼里点点头就走出了病房;男人目送孩子离开才露出疲惫之色,眼下还带着轻微的黑眼圈。

他伸出手抓躺在床上人的手,握的不用力手指偶尔磨蹭下手掌。

“二货……”

安岩已经脑乱了,男人的声音是他熟悉不到不能在熟悉了,他的称呼也是;他现在有个大胆且可怕的想法。

男人并不知道躺着的人脑内风暴,他只是用自己从未用过的祈求方式祈求着上帝把他爱的人还回来。

“神……荼……”

男人听见声音就猛的抬起头,躺在床上的睁开眼睛,没有被握住的右手颤巍巍的抬起来伸手在左边的神荼。

“安岩!你醒了!你等等我去叫医生!”

安岩想说话可喉咙很渴;他想的没错是神荼,只是看上去老了些,脸上都带了法令纹;安岩突然想起了之前看的任务说明,时间之轮能穿越回到过去了或未来,那么看现在状况应该是来到了未来,而那个神荼就是未来的。

在安岩恍惚中神荼把医生带来了,医生检查安岩后确定没什么问题然后叮嘱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

神荼又坐回凳子上,安岩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想喝水吗?”
神荼问道,安岩点点头,看着他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走到了病房里的饮水机前去接水;安岩在想要怎么开口和神荼说自己是过去的那个安岩。

安岩想伸手去接过神荼拿过来的杯子,对方却越过了那只手直接喂到安岩嘴边。

“慢点喝。”

安岩愣了一下才张口去喝水,口渴得到缓解,现在应该可以说了吧。

“神荼,我……咳咳咳咳咳!”

这突如其来的咳嗽吓到的不止神荼还有安岩,他刚想说出时间之轮这四个字的时候喉咙像是被什么扎到了,又痛又难受。

神荼轻轻拍着他的背,但咳嗽还继续着,神荼想了想便低下头堵住了安岩的嘴,安岩整个人都傻了,可在神荼的带动下呼吸顺了下来咳嗽也停了,神荼见状就起身离开。

“你,你……”
“怎么了?”

安岩已经惊得说不出话,只是看着他,刚刚那一下好像非常正常,并没有什么不对。

两人对视的时候,房门被推开是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孩,安岩望向那俩个人就看见那个小孩子冲了过来,他扑倒安岩怀里就哭了起来
“爸爸!”

爸爸??

安岩满脸问号,而小孩子抱着安岩哭的还挺凶的,不会哄孩子的安岩彻底凌乱,手不知道放哪好。

最后还是神荼把小孩抱在怀里哄着小孩才不哭了;站在一旁的女人看着自己总算有机会靠近安岩才走过去。

“第一次见子安哭这么凶,安岩啊你也算是大叔了,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秦望珺不在你就出事了,你还让不让人退休了。”

不是你再把那个名字说一遍?秦望珺是谁??

女人看见安岩在发呆忍不住叹气
“唉,我和罗平才刚刚要出门旅游的,结果望珺打电话过来,说你出事了让我们带下孩子……”

罗平……果然是瑞秋,刚开始看见五官倒是挺像的可是又很成熟还不确定;不对不对我应该关心一下那个孩子是什么回事才对,秦望珺……难道是神荼的名字?我只听罗平说过神荼姓秦可是名字罗平不说神荼更不可能说了。

“你倒是说句话啊。”

瑞秋戳了戳他,安岩回神望向她张嘴却一句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安岩有种感觉他不能说出自己来着过去,因为刚刚他有准备说结果就开始咳嗽,所以只能装了吗……

“那啥抱歉了,让你操心了……”

安岩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瑞秋打断了,她用手指节敲了一下他的额然后指着神荼说道
“笨蛋,这话你应该跟他说,望珺照顾你已经两天没好好休息了,子安又不肯在我们家待着,整天朝吵着要来陪你。”

安岩看向抱着孩子的男人,就算他是智障也能知道现在的情况,他和神荼关系和过去不一样了。

——————未完待续——————

你们以为是穿越过去然后改变对方的过去,自己付出代价就是两人永世不相见?

不存在的,老套路吃多了我们换换口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创】《时间之轮》

〔第二章〕

“地图只到这了。”

男人指着手里的纸张,围在他周围除了安岩还有三个灵能者;拿着地图的人算是这次任务的指挥名字是辉衫,灵能者中的佼佼者,而他的搭档看上去比辉衫年轻些的女生和安岩差不多看上去也像大学生。

另外一队则是两姐妹,大的叫雪钰小的叫雪霖,但不知为何几人从进墓后雪霖就一直躲在雪钰身后,时不时偷看两眼安岩,被发现后又猛的躲起来。

“现在有三条岔路,我看还是各自跟自己的组队走吧。”

辉衫看着几人,大家都纷纷表示同意,不过辉衫看向安岩时,发现对方已经选一条岔路走了,连句话都没留。

“什么人啊,呵呵可别迷路在里面了。”

辉衫的搭档林彦嘲笑道,辉衫却用眼神示意她闭嘴,林彦还不乐意
“怎么,我说的有问题吗?我……”
“别乱说,他比你厉害,而且他背后的人你也惹不起。”
“不就是那啥神荼吗,不过就是厉害点,整天一张臭脸。”

林彦撩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长发,辉衫却没在回她的话,他收拾好东西也进了一个岔路,林彦连忙跟上。

早走的安岩自然是没能听见他们的对话,此时他正闭着眼前进就像在那时岛上一样,眼里呈现出这地下的全貌,而他所走的路有一条红线延伸向远处,而最终的目的地就是那个时间之轮的地方。

——————分割线——————

才开车来到入口的神荼,但还没下车就听见车顶落了个东西,整个车身还因为那个物体的重量震了几下,神荼忙下车去看车顶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阿赛尔他手里拿着他的金色棒子;他看到神荼出来就打了个招呼
“哥哥想不想我啊?”

神荼惊讶的看着对方,然后向对方伸出手;想是想但能不能从我车顶上下来。

阿赛尔自然不会去接他的手,收了棍子就跳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直身子脸上带着微笑,而神荼本想去摸他的头的但是转折去扶他的肩膀。
“过得还好吗?”
“还行吧,我听瑞秋说安岩又瞎跑了,就过来看看那个二货。”
阿赛尔和他并排走着,但没有解除永生咒的小短腿努力跟上大长腿的步伐显然是有些吃力的。

神荼注意到了特意放慢了脚步,意识到什么的阿赛尔轻轻的哼了一声。

神荼有地图,他们两个也在地图上尽头的三个岔路口停下脚步;阿赛尔分别查看了三个路口,最后在最左边的路口确定了。

“这边,就这个路口才一个人的脚印,另外两个入口应该是有协会其他的灵能者,都是两人脚印。”

神荼点点头就带头先走了进去,阿赛尔却不急他用灵能在另外两个墙上做了标记,看着标记已经打上了去了才跟上。

“我听瑞秋姐说,你拒绝了任务,为什么?”
阿赛尔的声音徒然回响在整个路道里,神荼过了一会才回答道
“你的目的也是时间之轮,我知道它的作用更不要说你,但是我不想他再为我的事情陷入危险。”
不想再失去他了,回想起那次飞机失事明明坠落前把人抱在怀里了,结果醒来什么也没有了,不想再体验一次那种心疼。

阿赛尔看了眼他又撇开眼
“你怎么紧张那个二货干嘛,你喜欢他啊。”
神荼愣了一下,听到阿赛尔的话一直有困惑的心突然茅塞顿开,但也只是那么一下子,神荼在否认。
“只是放不下他,毕竟我把他拉进了这种危险里,所以……”
神荼不知道自己在否认什么,他甚至在问自己真的只是放不下吗?
“白痴……”
阿赛尔说的很小声,神荼又在想自己的问题自然没注意去听,阿赛尔扶额叹气这绝对不是他哥,情商都加到武力上去了。

两人走了还没一半的路程,地面突然震动起来,刚开始还不激烈到最后居然站都站不稳。

阿赛尔跌坐在地上,神荼扶着墙也东倒西歪的。

“怎么回事!”
阿赛尔喊着,神荼试图走几步但完全站不稳,两人虽然莫名其妙可心里却有几分确定,这绝对是那个二货干什么!

在震动稍微小了些的时候神荼回头对阿赛尔喊着
“往回跑!”
阿赛尔也不磨蹭用棒子扫开落石就往回跑,神荼拿出惊蛰打碎落石也跟着跑回去。

安岩看着自己的阴阳两仪枪落入深渊里欲哭无泪,我以后再多手就自剁!

而立在他面前的拿个石头做的圆圈被从地里冒出树枝卷住,天花板裂开一条大缝连带安岩一起被往上举。

“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已经有些生无可恋的安岩望向那条裂缝,没过一会他就回到了地面,而绑住那个圆圈的树枝居然在地面上生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而它们的中心就是那个时间之轮。

紧接着那个时间之轮的内圈里的符文亮起蓝光,然后一层略透明的能量膜从圈边延伸向中心。

出来神荼和阿赛尔以外的其他队伍也逃了出来;林彦蹲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身上多处有被砸伤的痕迹。

跟着姐姐的雪霖看到了远处那颗大树忙指着并喊出声
“时间之轮!”

所有人都望了过去,神荼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树上的安岩;此时安岩也不好过绑着他的树干在吸收他的灵能,而时间之轮启动也可能是因为安岩的灵能。

头好晕……

安岩感觉眼皮很沉重,想闭上却看到从远处跑过来的神荼。

神荼……抱歉……

“安岩!”

神荼两三下就跳了上去,眼看就要碰到了却被另一只树枝拍开,神荼掉在地上咳嗽着又爬了起来,而那个绑着安岩的树枝移动了几下,突然猛起将安岩甩进了时间之轮里,神荼都不顾扶着自己的阿赛尔就冲了过去,手指已经碰到了他的衣衫可却像泥鳅一样,滑出了手里;安岩消失在时间之轮里。

“不!!!”

——————未完待续——————

【原创】《时间之轮》

〔第一章〕

神荼安岩两人刚刚从一个小古墓里出来,身上都各带了些轻伤;但受伤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现在非常累而且超级想把墓主从棺木里拉出来揍一顿,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最多想想脑内解解恨。

这是个宋朝某四品的官员,还没出发前就听瑞秋说墓主人生前是个鬼灵精怪的人,最喜欢恶搞别人;他人很出色在一次事件中有机会升二品官的,结果因为没忍住恶搞了一个算是他上司的人,就没被升职。

安岩当时还嘲笑这个人怎么喜欢作死的,安岩不会放在心上的事更何况是神荼;所以就有了他们在墓里的经历。

种种机关防不胜防但不是致命的,而是那种耍人的;比如突然抽开地上的地板,两人掉下去以为会死,结果掉进了一汪臭水里,不深过膝盖这样;而且还附带一块木牌,上面的字虽然模糊但还看得出什么是什么。

〔惊喜吗?〕

安岩当时气的直接把木牌给崩了,两人上去后都有了些警戒心,但如果就这样完了就对不起开头的防不胜防这个词了。

接下来有碰到泼墨的机关,被存留这么久的墨汁现在早就臭气熏天;然后还有撒沙子的,刚开始还只是一些并不多到最后突然一大捧倒了下来,身上又因为之前碰了水,沙子很多都黏在身上,神荼都没幸免。

一路上要提防机关恶搞,还要避开;神荼第一次觉得一个古墓很棘手。

两人回去的时候特狼狈,被路过的罗平逮住强行偷拍了几张,两个没有出气的人自然不会放过撞枪口上的智障;罗平没有落跑成功被两人抓住摁在地上疯狂摩擦。

他们没优先去协会交任务而是回家洗澡去了,两人硬生生用完了两块香皂,互相帮闻了闻确定没有臭味了才去协会交任务。

这不,交完任务的两人决定回去好好睡一觉,就被瑞秋拉住;说是又有任务。

“姑奶奶你放过我们吧,一天做两次任务是要死人的!”

安岩瘫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以姿势抗议着;神荼脸上也难得露出疲惫的表情,瑞秋却没良心的捂嘴笑。

“没说是今天,哝,看看。”

安岩接过文件夹翻开来看,神荼累的不想动所以只歪了个头,但他好像是靠在安岩肩膀上;瑞秋手掌下的嘴都快翘上天,她悄咪咪的拿出手机把这一幕拍下,还想着打马赛克后曝到协会一个腐贴中。

安岩推了推眼镜;上面的是个寻找任务,等级不高也就B级,而且寻找的东西还没有攻击性,但是存放这个东西的古墓地形很复杂,刚开始协会派去的是没有灵能的人,结果在里面迷路了两个星期最终因为食物耗光后给协会发了求救信号,去救援的是灵能者;但奇怪的是灵能者在入口不远的地方发现了那批队伍。

然后又派了一批灵能者下去,走的深入些后也迷路了;而这次协会就是看中安岩有安家特有能力,决定让他去试试;所以这次主角是安岩,神荼第一次只是顺带。

“等等,时间之轮?这是什么?”
安岩指着那个被他念出来的字,神荼看了几眼就又继续往下看,下面有一行特别圈出来的字——〔时间之轮能带人回到过去,也可以去到未来;但是记住别试图改变,后果不堪设想〕

“emmmmm我能不能拒绝?”

瑞秋两手做了个叉,安岩挠挠头;这种玄幻的东西讲真他是不信的,但是他看到奖励积分的时候犹豫了。

“明明只是B级居然给这么多积分……”
“说明协会重视这次行动嘛,明天就去;随行的有几个行家。”

安岩手指点着下巴思考着,突然灵光一闪然后忙看向神荼道

“神荼也许可以用这个找到你父母的行踪!”

神荼一愣,他最先惊讶的并不是自己没有想到这个,而是惊讶这个人又是这样总是第一个想到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瑞秋也恍然大悟拍手道
“对哟!可以啊安岩,难得这么机智!”

安岩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神荼却不想安岩冒这个险,不想看他再为自己的事受伤,每当想起那个岛上的事,神荼是高兴又心疼。

“那就这么定了,神荼明天就去吧,机会难得。”
安岩笑着,神荼却把文件放到桌上然后对着瑞秋道
“我们,不接。”

“什么!?”

——————分割线——————

入夜;神荼躺在床上手臂盖在额头上;他看着天花板突然浮现出白天安岩的脸;生气和难以置信。

神荼拒绝了白天瑞秋带来的那个寻找任务,理由是身体不适并且也不让安岩自己去。

然后他们吵架了,当然也只是安岩单方面的质问神荼偶尔回安岩几句,最后看着那人气冲冲的跑出休息室,接着到了晚上也没见他回家。

神荼和安岩同居也有一段时间了,还记得安岩当时因为两个月没交房租被包妮璐不知是有意无意的赶了出来,安岩还抱怨包妮璐一起就算他拖房租三个月都不会赶自己出来,顶多骂两句但还是给他拖着。

然后神荼就收留了他;两人是搭档住在一起也没啥的;但神荼理不清那种莫名其妙的感情是什么;他的师父教会他所有,却唯独没有提起情这个字。

那种心情很乱,而修魁道的心必须清净稳定,现在被这种感情困扰着,想找个人倾述,可和神荼交好的也就那几个,用手指头数手指头都还没用完;瑞秋那妮子最近眼神很奇怪,神荼觉得自己说出来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然后是罗平,可对方平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没有可以倾述可能性;再然后就是安岩,问题是这事的起因就是他,总不可能问本人吧。

所以一直困扰着神荼;他的发泄方式只能在做任务的时候虐虐小粽子。(粽子:喵喵喵?)

而生气跑出去的安岩走着走着就自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神荼是不是嫌弃自己拖后腿了所以想自己去的云云。

安岩突然对着天空大喊
“哼,以为小爷好欺负吗!你给小爷等着!坏蛋!大白痴!”

在家躺床上的神荼感觉背后一凉然后打了巨大的喷嚏;揉着鼻子的神荼右眼皮也猛的跳了几下。

第二天——

神荼大清早就起来了,去安岩的房间发现都没有回来,床上被子都没动过;神荼邹着眉头拿出手机给瑞秋打了个电话。

“安岩?你们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吗?”

神荼手机没拿稳就掉地上了,都没来得及捡就冲出家门。

那个二货!

另一边已经到墓口和其他队友回合的安岩嘴里还哼着小曲。

——————未完待续——————

短片向,双箭头,是发生第二季完结之后的事。

我并不是开坑,只是突然想到梗就写了,绝对不是开坑然后不更其他文/滑稽

我最爱双箭头了!然后报个料,后续剧情很高能,因为官方没有说出神荼打名字只知道姓秦,然后剧情需要就有神荼的原创名还有阿赛尔的;这里先提个醒有不能接受可以不继续看了;再然后就是我没有追小说也不经常上微博,如果小说有出现神荼真名的请跟我说一声,谢谢。

再再然后就是,不能接受神荼有原创名的但又想知道后续,私戳我就告诉你大纲关于神荼和阿赛尔的原创名我绝对不说!

再再再然后,就是关于我为什么突然日更的,悄咪咪的告诉你我清明放假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不去祭拜,宅家里看着毛毛细雨的天气突然灵感爆发,恩总的来说就是最近几天都可能日更,然后这个短片明天完结不长;之后更新那些文就随缘吧😂

记得给我小心心哟|・ω・`)

原创名字绝对不恶搞很正经!

【原创】《大荼小岩》

〔肆〕

神荼翻身的时候腿碰到了一个东西,伸手去摸暖的软的;是个人。

神荼猛的掀开被子,床上除了自己还躺了个人,是个小孩子但家里除了睡在客房的变小的安岩,若真的是安岩这身高也不对;这个可以说是少年了目测10、12岁。

“唔……”

熟睡中的少年感受到身上失去了温暖的被子就睁开了眼睛,结果下一秒小少年看到面前不认识的和陌生的环境,连人带被子的滚下了床。

“喂!”

神荼伸手只拽住了被子交,少年摸着被敲的后脑勺,可没多久就又爬起来冲出了房间,神荼略感头疼的跟着追了出去。

少年看着陌生的客厅慌张的想跑出去却被赶来的神荼逮住,一只手臂被抓住不得不停下。

“放开我!你是谁!”

神荼一愣,这应该是安岩吧,毕竟和之前3、4的脸没多大差别只是长高了些。

“你不记得我了?”

神荼靠近他,安岩挣扎的更厉害了,小腿下意识的踢向了神荼的胯下,场面瞬间就很尴尬。

一般这种踢法神荼身手矫健不可能躲不过,但对方是自己最信任最亲密的人虽然变小了;力度还挺大的神荼整个人都凉了,忍住不躺地但还是跪下了,小安岩见状连忙冲向大门跑了出去。

“安岩……”

断子绝孙踢果然名不虚传。

小安岩来到街上发现周围不算陌生,按着记忆跑向自己的家,结果到达时看到的是一片被围起来的施工地,小安岩整个都懵了。

“安岩?”
小安岩转头去看那个喊自己名字的人……

神荼这边是缓过来了,他拿着手机在街上找人,瑞秋那边本来也是打算给神荼回个电话的因为卷轴研究出点东西了;在得知安岩的事后也赶到街上去找人,神荼并没有提起自己被踢的事情。

街上走了几圈都不见人,神荼去了安岩以前的出租屋不巧碰见了包妮璐,对方旁边就跟着自己寻找的人,小只的安岩。

包妮璐正在用棒棒糖收买小孩就看见脸色不佳的神荼,脸色带着嘲笑的站起身,而小安岩则躲到了包妮璐身后。

“哟,好久不见啊,找我有事?”
“为什么安岩会在你这?”
“呵,你倒是怎么把人丢在街上了。”

两人争锋相对着,神荼转移视线去看小安岩,对方却不敢看自己。

“把他还给我。”
“我可没抢,人可是自己跟着我的啊。”

说完包妮璐还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拉着小孩,神荼对少年伸出手说道

“安岩跟我回去。”
“我…我不认识你!”

神荼受到了打击,包妮璐则笑着不说话,接着安岩又拉了一下包妮璐的风衣

“姐姐,我的家为什么被拆了,明明我昨天还回去了,妈妈也不见了……”

说着就开始忍不住眼泪,包妮璐给了他一张纸
“那姐姐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真的?”

抹着眼泪的小安岩连忙两眼放光,神荼这边是不能冷静了,抬脚就走了过去刚想伸手去拉人却被包妮璐笑着拦下
“你最好别乱来,现在安岩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吧。”
“放手。”

小安岩看着两人很不知所措,一个是认识的姐姐一个是陌生的男人但却知道自己的名字,安岩突然感觉头很痛,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好痛…好痛啊……妈妈……

“啊啊啊啊啊!!!”

吵架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在一旁应该还是小孩子的安岩却突然变大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衣服被撑破浑身赤裸,但这不是两人吓一跳的原因,而是安岩的郁垒之力暴走了!

———————未完待续———————

突然日更?不存在的( ͡° ͜ʖ ͡°)✧

《血之咒》〔第四章〕

罗平看着友人一遍遍检查自己的仪态和车座的干净度,忍不住鄙视了一把,可见安岩是有多崇拜猎人榜上的丰绅殷德;一般安岩的爱车科迈罗雪佛兰是很少会开出来执行任务的,因为怕刮花或者出什么意外。

“我说,你这样好像一个见偶像的少女。”
“你的臭嘴能不能闭上?”

安岩一手叉在腰上,另一只手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罗平一下子就勾住对方的肩膀然后拉近道

“春心萌动的少年哟~”

安岩话也不回按灭手机屏幕,然后反手一个手肘怼在了罗平的腹部,不过对方也不是啥新手,轻易的就躲过但没料到对方还在自己脚上补了一脚,很用力。

罗平抱着脚嗷嗷叫的靠在车门上
“友尽!”

就在两人打闹的时候,姗姗来迟的丰绅殷德走到两人面前,安岩赶紧收起了所以的动作站好,就差朝着丰绅敬礼了。

丰绅殷德打量着眼前矮自己半个头的眼镜青年,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有些微妙;之后他把目光移向旁边有些懒散的罗平,从风衣下拿出一份文件交到他手里。
“协会对你有另外安排,从今天开始安岩就和我组队。”

“什么?!”

两声同意的话语喊出,丰绅只是用下巴示意罗平看文件,安岩想凑过去看却被丰绅拉了一下。

罗平看完文件并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丰绅殷德道
“我知道了,既然这样不建议我和他道个别吧。”
丰绅做了个手势
“自便。”

安岩被罗平拉远了些;这一系列的事情弄得安岩有些懵圈。

“安岩难得我们两分开,瑞秋和我一起去出差,到时候你自己小心点。”
“瑞秋也和你一起出差?啥情况?”
安岩挠挠头,罗平却没有多言而是举起手握拳示意安岩来一下,安岩领会也握拳和他碰了碰。

目送罗平离开后安岩转身走会车旁边,看向丰绅开口道

“上车吧。”

—————分割线—————

“我,我保证消息绝对是真的!!”

一个大腹男人被神荼逼到角落,他手里的枪抵在他的脑门上,大腹男人全是战栗双手都举起来就怕神荼一梭子走火他就归西了。

神荼眼里神情复杂,最终还是收了手里的枪,抓起桌上的纸张叠好放入口袋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墙角的男人抹了把额上的虚汗,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拨了个号
“老爷,我已经安排妥当了。”

—————〔未完待续〕—————


请叫我短小君ヽ( ̄ω ̄
上学的小伙伴辛苦了୧(๑•̀⌄•́๑)૭

欢迎点tag看前文,因为这是个超大坑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