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错过〕

〔贰〕
第二天早上起来,安岩赖在床上直到安生来敲门了才起来,刷牙洗脸换好衣服;下楼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七分熟的鸡蛋加培根和烤面包片,如果忽略讨人厌的牛奶就好了。
安生解开围裙,坐在安岩对面说了声开动就拿起烤面包片一口咬上去。
安岩叹了口气
“安生啊,你爸爸我已经都27了,为什么还要我喝牛奶?”
“补钙。”
“可以不喝吗?”
安生用眼神示意,你试试?
安岩嘟嘴
“真是和那人一样不讲理……”
说完认命的喝光了玻璃杯里的牛奶,奶味在嘴里化开安岩忍不住干呕了一下,最讨厌喝牛奶了!
“今天你不用上课,爸爸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去哪?”
“嗯,见几个老朋友。”
“不是说去玩吗?”
“见完人就去。”
安生哦了一声,把碟子和两个空杯子收进厨房去洗,安岩不紧不慢的咀嚼美味的早餐,看着厨房里的小身影;安生明明只有7岁,却像个老大人似得,要不是安岩强制安生戴眼镜;那一双灰蓝色的眼睛和那人有七分像的脸估计就暴露了吧。
“啊,要是他知道会不会被吓到?”
“吓什么?”
“啊,没事没事。”
把碟子递给安生,陪笑着看他进厨房才松口气;打死我也不会让他知道,你是他的儿子。
到了胖子古董店,安岩千算万算都没算到,神荼居然会在那。
安岩看着坐在里面的人,想着安生还没有过来,是不是可以转身跑路?
然而安生已经走到安岩身旁,顺便喊了声爸爸;他成功的吸引了店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
安岩扶额,坏事了。
“安岩这是你儿子?”
江小猪抱起安生,左看右看的总感觉这小朋友的脸和谁很像,安岩有些僵硬的点点头
“呵呵,没想到安岩你居然结婚了。”
“你什么意思?”
“那家白菜被你拱了?”
安岩伸手去揍人,却被江小猪躲过了;把孩子交给瑞秋后安岩就扛起胖子的某件花瓶追着江小猪,而胖子怕安岩摔坏他的古董所以就追在安岩后面。
瑞秋透过眼镜直直的盯着安生,安生估计是被折腾累了干脆闭上眼睛不理人;瑞秋突然想到什么伸手去拿下安生的眼镜
“这,这……”
安岩突然停了下来,手上的花盆没拿稳就摔在地上,胖子一阵肉疼,想问安岩是不是想搞事情,却见他一脸惊慌的跑向瑞秋抱起安生并捂住安生的眼睛,不让瑞秋继续看。
“啊,时间也不早了,我想我该走了。”
说着就帮安生戴好眼镜,抱着人头也不回的走了,瑞秋却盯着离去的安岩发愣,而这时终于想起来安生像谁的江小猪跳到神荼面前
“神荼啊,你没看见,那个孩子和你好像唉!”
“眼睛……”
“啊,对了还有眼睛,颜色虽然灰了一些,不过的确是蓝色的。”
神荼只是一直盯着安岩看,却没有注意那个安生,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突然想起什么的神荼连忙追了出去。
安岩惊慌失措的样子安生还是第一次见,看着他抱着自己小跑的人,只是抓住安岩衣服的小手更紧了一些;刚刚店里面那个黑头发的男人,父亲见他第一眼就不对劲。
不知跑了多久,安岩停在原地喘气,心里全是〔暴露了〕这三个字。
怎么办,他没有看见吧,应该没看见的,没看见……
安生安静的趴在安岩肩膀上,却突然看见后面不远处一个眼熟的人追了过来,安生刚想提醒安岩下一秒那个人之间瞬移了过来,安生被吓到了。
“安岩!”
抱着安生的安岩愣在原地不敢回头,只能抱紧怀里的安生却不知神荼在安岩身后取下了安生的眼镜,正盯着他的脸看。
就如江小猪刚才说的,七分像的脸,同样是蓝色安生的瞳孔颜色却灰了些,不过不难看出像神荼,但是也有安岩的一些特征,比如眉毛还有眼睛的眼型,只是瞳孔颜色接了神荼的。
“安岩……”
从后面抱住让自己思念已久的人,多久了;从昨晚开始如果不是在古董店里人多,神荼早就想抱住他,告诉他自己还爱着他。
“安岩,安岩……”
神荼轻轻的磨蹭着安岩的头发;安岩却紧咬着牙;瞒不住了……
“神荼,你放手……”
“不,我不会再放手了。”
“走开!”
这次开口的不是神荼也不是安岩,而是安生;他眼里全是愤怒咬牙切齿的看着神荼
“你是谁!你凭什么抱着父亲!”
神荼感觉到了神荼之力,而这个力量不是自己发出的,而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安生。
“我是神荼,你的……”
另一个父亲;神荼没有说出这句话,他感觉到安生的神荼之力有些不稳定,要是继续惹怒安生他的神荼之力可能会暴走。
神荼想了想还是放开了环抱安岩的手,却见安岩只是回头看了自己一眼后就走了,神荼没有阻拦;心很痛他又一次让安岩走了。
“父亲,你别哭……”
安生小手抹着安岩的眼泪,但是抹完后又有新的流下。
“安生,怎么办他知道了……”
“父亲,那个人是谁?”
安岩听完后哭的的更凶了,安生有些手忙脚乱的替他抹眼泪;心里把神荼列为危险人物,不能再让他靠近父亲了。
不知哭了多久,安岩停了下来但是依旧是抱着安生不放。
“安生,爸爸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安生点点头,安岩洗吸了吸鼻子
“在七年前,有一个二货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一个霸道总裁;他见到那个二货一言不合就把人推下了公交车,那个二货不服就扒着公交车的车窗想上去找那人评理,结果却看见车上的人都变成了伏尸;后来公交车出事了,那个二货摔下悬崖死了二那个霸道总裁也意外身亡,但是后面两人却突然复活,复活原因不明;也因为这件事,那个二货稀里糊涂的假如了一个冒险组织,后面他跟在那个霸道总裁身后闯南走北……”
二货渐渐的喜欢上那个霸道总裁,但是两人都是男生;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但是那个二货不知道其实霸道总裁也喜欢着他只是不敢说而已;在最后也就是七年前的某个晚上,霸道总裁喝醉了,都说喝酒误事;这不二货也喝醉两人稀里糊涂的滚了床单。
等二货醒来才发现,昨晚那个不是梦;他和霸道总裁滚了床单,并且在两个星期后发现自己怀孕了,他不想被霸道总裁当做怪物看,所以就逃走了逃到国去了;直到生下那个孩子二货才回国。
曾经安生问过安岩,为什么自己没有母亲,安岩从来都说你有母亲,只是你母亲可能不想要你。
安岩不知道,神荼郁垒合璧惊天地泣鬼神,能逆生死轮回;每代郁垒的继承人都是女子,只是到了安岩这一代却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安岩身怀郁垒之力却是男子之身。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