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我们的拾年》

〔壹〕
我是吴邪,十年后,我如约来青铜门接人。

青铜门开,再见张起灵对方依旧是那幅模样,只是头发有点长。

他没有失忆,我很庆幸;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是〔吴邪,你老了。〕
不,小哥;我变强了,也秃了。

人接到了,一切完美的进行也结束了,如果忽略他从青铜门里面带出来的人,那一切都很完美。

“这谁?”
“不认识。”
不认识你还带出来,我伸手戳了戳那人苍白的脸庞,呵;这一头白发搞得跟个杀马特似得。

回到杭州,亲手为他一点一点的剪去长发。
“还走吗?”
“不走了。”
我勾起嘴角,替他剪完头发,想点支烟却被他阻止了,说对身体不好。
好,我听你的。

小哥从青铜门里带回来的那人,醒了;他没有一脸茫然问自己是谁,只是开口问了时间和地点后,又昏了。
我正想着如何料理这人,小哥却让我把他留下;我调侃道“这人不会是你背着我找的男人吧。”
“不是。”

他又醒了,只是这次的脸色显然比刚刚开始苍白好多了,这人也同样不爱开口,和家里的闷油瓶有得一比。
给他端了碗粥
“名字。”
他接过粥,但是没有急着吃,而是低头;估计是在想名字。
“安岩。”
他开口道。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青铜门里,但是我问起他的家在哪,他却没有说。
得,看来店里又要多了个人了。

他恢复了许多,开始下床活动,我没有阻止他到处走动。
某天早上起来,我下楼去厨房,却见安岩站在厨房里煎鸡蛋,他回头见我就打了声招呼后继续他手里的动作。

今天去查堂口的账,我把安岩带上了,却把张起灵留在店里,想起走之前张某人怨念的眼神,我没心没肺的笑了几声。

伙计反水怎么办?
做掉,我不需要叛徒。
我让安岩拿枪毙了那个反水的几人,他从善如流的给手枪上膛,然后一个一个的对准脑袋开枪,过程中他都是冷着一张脸。
我喝着茶想,自己这是捡到宝了?

安岩的身手不错,人乖巧听话就是不爱说话,要不是年龄对不上我都怀疑这人是小哥的儿子了。

我今天心血来潮的让人去查了一下安岩,结果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因为伙计带回来的资料上写着,这人在2015年7月15号那天就死了,墓在北京燕坪某个公墓院里。
哟呵,死了?那现在在我厨房里面做午饭的人是谁?

我把查了他家底的事情跟他说了,他的反应很冷淡,似乎是预料到我会怎么做。
我问了他怎么死的,他说是被人用刀捅死的。
啧,总感觉事情有点复杂起来了。

资料上,安岩的照片看上去是一个比较阳光是人,而且头发并不是白发,而是黑褐色的。
“杀你的那个人和你有仇吧。”
“……不是。”
“哦?”
“杀我的人是我的好兄弟,是我最信任的人。”

被好兄弟捅刀子,滋味一定不好受;但重点是他不仅没有死,还从青铜门里出来。
“你知道神荼和郁垒吗?”
“两门神呗。”
“我是郁垒的转世,而杀我的那个人是神荼转世,。”
这怎么跟童话故事一样狗血啊。

他跟我说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被他称之为二货,但是我知道;那个主人公就是他自己。
“郁垒之力能让人起死回生,他为了救他的弟弟而杀了那个人取走了他最后的一点郁垒之力。”
我啧啧了两声,安岩为那人掏心掏肺的,最后却得到了这样的结果。
“我不怪他,但是我恨他。”
恨他心冷,恨他无情。

小哥折腾了我一晚上,他爽了,我却下不了床。
今晚还是让安岩过来陪我睡算了,小哥不知道节制为何物。
我这样想着;趴在床上想安岩的事情;他的力量可能和终极有关系,不然怎么死后会出现在青铜门里。
我跟小哥说了他的事情,小哥却只是回了个等待两个字。
等什么?
等爱。

我买了去北京的三人头等舱机票,说是去看看天安门拜拜毛主席他老人家,顺便去看个朋友
但是我的目的估计安岩应该也知道,但是他却听话的跟着我。
怎么感觉我是坏人一样。
不是吗?

去了天安门看了主席大人,接下来去的地方,就是胖子开在燕坪市古玩城的古董店了。
当坐着计程车来到这个地方,安岩比想象中的要平静,可能是释怀了,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人不在。

“哎哟!天真小同志你怎么了?”
“过来看你是不是瘦了。”
说着就拍了拍他的肚子,后面我们聊了一下,当年的铁三角在此一举。
“对了,问你个事,你知道安岩这个人吗?”
胖子突然一脸复杂的看着我
“你认识安岩?”
“嗯,算认识吧。”
说着我就瞄了眼旁边的安岩。
“唉,别说了,人都不在问什么问,唉喝茶喝茶不聊这个。”

从胖子的古董店里出来,我想和安岩谈谈,他却没有理我而是直径的走了,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街道上。
我想去追人,小哥却拦住我,然后摇摇头
“别去,他不会有事的。”
“他不会是生我气了吧?”
“不是。”

回到杭州,安岩再次出现在我的店里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
他身上依旧是两个星期前的那套唐装,还是我给的。
“去哪了?”
“给自己扫墓。”
呵,够牛。
“以后有打算吗?”
“我会暖床,会下厨,会打架开枪,就是没有家。”
我呵呵的笑了,暖床就算了,不过还是第一次听这人开玩笑。
“巧了,我这里缺会暖床会下厨还会打架的。”
——————————〔壹〕完——————————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