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大荼小岩》

这个是重制版,原来的版本删了;因为有点乱。

这次会很快完结不会拖太久。

〔壹〕非酋是一种境界

安岩是自认脸黑的一个人,但他以为只提现在游戏中,却没想到现实也这么脸黑。

神荼安岩两人组队下地干活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更何况现在安岩有了阴阳两仪枪后自保能力更强了,神荼也能放心的在下地时专心做自己的事。

这个古墓才刚刚发现,神荼安岩两人就接了这个探索任务,等级不高就B级。

在下去的时候,两人在一个机关岔路口被迫分开行动;安岩这边的路到尽头是间墓室,警惕的端着枪走进去,墓室不大应该是放陪葬品的,因为里面东西还挺多的。

有些陶瓷碎了挺多,但没有被风化,上面的花纹还看得清;安岩随手捡起一块碎片仔细观察了,花纹没研究出是那个朝代的,但什么却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随后安岩又挑挑捡捡的拿了些碎片装包里,打算带回去给研究部的看看。

站直腰身后才发现角落还有个菩萨像,菩萨像的面前放了个盒子,安岩拿了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木盒表面很光滑颜色是红色的,应该是红木一类。

没有带锁,安岩好奇心就有些按捺不住了,他左看看右看看瞧见也没啥异变就准备打开这个盒子。

“安岩。”

空洞洞的墓室安岩突然被这么喊了一声,手里的木盒都吓掉了,也下意识的抽出枪对着后面,发现是神荼连忙拍拍胸口

“你想吓死我啊……”
“找到了什么?”

安岩才想起自己手里应该有个盒子的,低下头发现盒子已经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已经滚了出来,安岩也没想多就伸手去拿;那是个卷轴样的东西,绳子绑着却阻挡不了外边华丽的花纹。

“是画?”

神荼走了过来刚想接手卷轴,可绑着卷轴的绳子“啪”的一声断开了,卷轴从安岩手里再次滚落到地上,不过这次是打开了,而另一头还在安岩手里。

神荼小心两字口都来不及出,散落在地上的卷轴就散发出光瞬间将两人包围然后充满整个墓室。

神荼手臂挡在眼前,直到光完全消失;可眼前的常见却让他惊讶了,因为安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坐在衣服堆里的一个小孩,他看上去三、四岁,小脸蛋架不住那副大眼镜直接从鼻梁上滑了下来。

小孩光着身子好奇的望着周围,最后抬头看向神荼脸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并问道

“大哥哥,这是哪?你又是谁?”

神荼第一次失去了冷静。

〔贰〕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神荼拿着安岩的手机在和瑞秋打电话;挂了电话后看着在客厅里追着毛蛋跑的小安岩,一人一物玩的不亦乐乎。

神荼有些头疼,起初刚开始他是不确定这是安岩的,但后来毛蛋出来了,祂粘着小孩的模样让神荼确定了这是安岩,可导致他变成这样的原因不明,有可能是那个卷轴。

趁着安岩抱着毛蛋玩的时候神荼想了很多;比如回去的时候该怎么不被认为自己是怪人,而且这个怪人还有恋童癖因为他抱着一个什么也没穿的小孩;被警察看见了铁定被抓。

安岩变小之前的衣服只有体恤是能用的,但穿起来后肩膀露了一点半,最终神荼草草收拾了安岩的所以物品,最后抱着只穿了一件大人体恤的小安岩原路返回去宾馆。

小安岩本来的不想跟眼前这个一脸冷冰冰的大哥哥走的,但妈妈说过长的好看的都不会是坏人(雾)安岩决定暂时相信他。

回到现在,神荼并不苦恼如何照顾安岩,因为他也是带过他弟弟的,虽然失败例子居多。

只是有一点不开心,自己的恋人现在变小了不能亲亲日常调戏了;大只的安岩很容易害羞,神荼不是经常调戏撩拨他但在情事的时候神荼最喜欢的就是看对方害羞的样子。

如果现在怎么做了罪恶感不仅有,还会被冠上个恋童癖的称号。

所以要禁欲一段时间,因为根本不知道他变小会维持多久;所以神荼很不开心。

车子来接人的时候,下来了个神荼讨厌的人,罗平;他帅气的拿下墨镜打了声招呼结果被抱着小安岩的神荼直接忽视。

“喂!我可是一个人开车大老远的来接你们诶!”
“不需要。”
“冷血!”

上了车安岩还在啃神荼买个他的棒棒糖,罗平看了眼坐在神荼腿上的小安岩发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声。

“没想到你好这口~”

下一秒罗平被神荼忍扔过去的卷轴砸了脸,然后命令式的口气到
“开车。”
罗平摸着鼻子敷衍的应了几声随后开车,卷轴被放在了副驾驶。

小安岩似乎是对毛蛋失去了兴趣,转手玩起神荼的惊蛰来,小手想抓住剑尖却被神荼阻止,他教着安岩去拿握把。

绑着惊蛰上的小铃铛被甩的叮当响,偶尔还夹杂着安岩的笑声。

罗平笑着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

【朋友的老婆变小孩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叁〕

“好可爱~来给姐姐抱抱~”

瑞秋蹭着安岩的小脸蛋,结果被嫌弃的推开,小人儿挣脱后连忙跑向神荼。

“被嫌弃了。”

罗平幸灾乐祸道,瑞秋瞪了他一眼还附带一个踢,罗平大声嚷着有人家暴,结果被追着打。

神荼抱起小安岩,他搂着神荼的脖子对着冰凉凉的脸就是一顿蹭

“神荼哥哥,想吃糖。”
“不行,你刚刚就吃了,吃多了会有蛀牙。”
“就一颗,最后一颗。”
“不行。”

被拒绝的安岩垂着小脑袋,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神荼看着感觉心被啥东西戳中,想了又想才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

“最后一颗,等下就不准吃了。”

小安岩连忙点点头然后拿过,剥开糖纸拿起糖放到嘴里,一脸幸福的样子神荼看着感觉自己又被什么东西戳中。

“咔嚓”

瑞秋举着手机照相中,罗平早就端着茶杯喝起来,突然想到

“不然我们生一个吧!”

然后再次被打。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