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试阅

『One』.初遇

不繁华的小镇,屋子稀稀拉拉的坐落在这片土地上;平时都不会有太多的小路上却聚集在一片半烂的围墙前。

被围观的是一位少年,他在自己搭起的桌子上表演着魔术;扑克牌被他用华丽的手法洗着,明明看似没有什么意思的扑克牌却被他的小把戏耍出花样,引得路人纷纷鼓掌;在少年结束魔术的时候还有人喊叫再来。

“请给钱。”

少年开口道。
喊叫的人显然是没料到少年张口就要钱,看着自己被周围人盯着连忙就走开好似刚刚开口的不是他;同时围观的人也因为听到少年的话语后都走开了。

少年一直都是面无表情,他将散落在桌上的扑克牌聚拢起来;这时一个人来到了少年的桌子面前;来的人个子挺高少年不得不抬起头看他;是一个男人他被兜帽遮住的半张脸,下半张脸的下巴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都有胡渣子了。

“小朋友,能不能告诉我这附近的旅馆在哪?”

男人略微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少年眨了眨眼突然伸出手

“请给我五欧元我就告诉你。”

男人一愣随后笑了几声后道
“如果我变个比你刚刚更华丽的魔术能不能抵消了?”
少年思考了一下然后坚决的摇头道
“不能。”
男人拉下兜帽,一脸为难的表情;一副圆框眼镜架在他脸上看上去就像一位学者,如果不怎么邋遢的话。

“拿去吧,贪心的小鬼。”

最后男人还是从腰包掏出那五欧元给了少年,少年心满意足的将钱收进贴身的内袋里就站起身。

“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青石砖路上,因为现在是傍晚路边都已经有人点起火把来;穿过最后一个巷子终于看见这个小镇上唯一的旅馆。

旅馆算得上是整个镇子最高的楼房,但外表却不是很华丽挂在门口的牌子都是缺角,整体来说很破烂。

“到了。”

男人大手盖在少年的头上,轻揉着他的发丝

“谢啦,有缘再见。”

少年是看着男人走进了旅馆里才离开的,他再回去的路上顺带去了趟面包店,花了三欧元买了两个硬邦邦的面包;拿着面包的他可以说是踏着略微愉悦的步伐走的,他离开了镇里走向镇子外围。

少年推开院子破烂的小木门,发现家里的门是开着的,走上前才踏进去一步就隐约听到里面穿了嗯嗯啊啊的声音;少年抱着面包的手下意识的握紧,最后他将装着面包的纸袋靠放在墙边,关好门离开了那里。

男人进了旅馆并没有要客房,而是向店老板出示了一张牌子;店老板看了后并没有多言,他领着男人想旅店的后院走去。

在后院的柴房里,店老板挪开遮挡用的干草,露出了一个再地面上的木板门;店老板拉起它朝着男人点了点头,男人得到示意就弯着身子走了进去。

楼梯一直向下沿生着,楼梯两旁都有火把照明并不是太暗;走了两三分钟眼看就到底了,但前面的路却没照明,男人取下挂在墙上的火把直接超前面扔了过去,没扔多远就砸在一个木门上。

“啧,门这么多,你家卖锁的吗。”

火把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男人直接走过去一脚踹门上
“开门。”

门吱呀一声的开了一条缝一只纤细手露了出来,紧接着门被完全打开里面一个挽着头发的女人面带微笑的站在那
“安先生还是怎么脾气暴躁啊,小心老年后秃头哦。”

“啧,如果没什么大事就别用那种方式叫我来!很羞耻的!”

女人捂嘴笑

“这不是您给的嘛,我总不可能去协会找您啊。”

男人彻底生气,他一把将女人拉过来抵在门上

“包姐你能不能别恶心我了,如果不是之前有求于你,你觉得我会给你那个东西来呼叫我?”

“臭小子,再不把手拿开,我就帮你剁了。”
“切,正常一点对大家都有好处嘛。”

包妮璐哼了一声

“一点都不可爱。”

——————〔试阅结束〕——————

emmmmm想到的一个新梗。

大体设定是养成系列的;神荼是魔女与人类集合所生的孩子,但在18世纪女魔并不受欢迎,人们将她们视为瘟疫,只要抓到就会被教会或者猎魔协会的人活活烧死。

神荼继承了他母亲所有的魔力却被母亲生前设下咒语隐藏了起来。

神荼遇到安岩的时候是十三岁;安岩身份是猎魔协会的一员但他做的工作却和猎魔协会相反;并且身份很神秘(其实是没想好)

是荼岩无误;安岩以为自己养了只小奶狗结果是个小狼狗;长大了还会反扑把安岩咬的死死的。

两人年龄差是十五,求安岩的年龄(划)

至于之前的正文为什么不更新了请走评论的链接,望谅解。

这只是试阅;有可能是过完新年才会写续篇,如果有喜欢的人多的话,可能会提前写。

评论(19)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