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道士的媳妇会作妖〕


前文走tagc(ˊᗜˋ*c)

〔贰〕孽缘

太阳光洋洋洒洒的透过树枝间的空隙铺在地上,斑斑点点像夜里的星空一样;偶尔一两只蝴蝶结伴飞过,兔子蹲在草丛里啃草;一切一派祥和。

直到一个身着深蓝色长跑的男人踏进了这片安静的森林;藏在草丛中的小动物听到脚步声都跑开了;趴在男子肩头上的白猫居然开口吐出人话来

“叫你收敛身上的煞气不听,你看飞禽走兽都被你吓怕了。”

白猫咧嘴,男子不以为然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他左手上一个像罗盘一样的东西。

那个罗盘中间的指针是悬浮中央,指针在男子的操控下先是转了一圈最后指向正前方;男子右手推算着后将罗盘收起来。

“是结界吗,惊蛰你去看看。”
“切,真会使唤人。”

白猫跳下男子的肩头白色毛绒绒的身影消失在前方的草地里;男子干脆寻了快树荫坐下;只见他从背后背着的布袋里拿出一个卷轴;扯开绑在上面的锦绳。

上面的字虽然早就看过了,但男子有些怀疑;因为他那个吊儿郎当的师兄不会写出怎么好的字。

突然又想起前几天自己被师父赶下山的情景;他每日的早晨都会站在院落里舞剑;然后那日师父出关本想将自己所学的知识想师父展现一下;结果被扔了盆紫色像菊花一样的盆栽到手里;师父说这是黄泉花。

“黄泉花开,便是你渡劫成功之时,如若失败你这一身修为便会全数消失,黄泉花也会凋谢。”

男子捧着陶瓷装着的黄泉花;只是背上了一些洗换衣物和盘缠外加惊蛰就被赶下了山;还顺带接了个寻失踪已久师兄的任务;而提示便是这卷轴。

总之男子稀里糊涂的踏上了渡劫外加找人的路途。

“神荼,神荼!你在发什么呆!”

男子被白猫的呼唤回过神

“想些事情;那边你看到了什么?”

惊蛰舔了一下自己的爪子然后跳上神荼的肩头

“是结界,但作用却是障眼法没有阻拦。”

神荼思考了一番,最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后站起身。

“那就去看看吧,既然师兄都说自己在这处。”

说着就向着前面的结界走去;爬了一段山路神荼突然感觉到附近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连忙让惊蛰化形为木剑然后警惕的望着四周;周围很安静偶尔从草丛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在哪?”

自然是不会有谁出来回答神荼的话,等了一会确定那双眼睛只是在观察并无什么恶意神荼又继续赶路。

“都怪你,叫你别动,被发现了吧。”
“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你老推我。”

两个小孩子从一处灌木丛里窜出来,两人拍了拍身上的树叶

“枫你继续跟着他,我去给大人禀报此事。”
“知道了,叶你快去吧。”

话语落;叶就幻化成了一只小狐狸快速的跑向另一个方向,而枫则继续跟着神荼看看他想干什么。

神荼这边已经到了山顶,看着离自己不远的结界;神荼抬头沿着结界向上看发现这个结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这个要是碰了结界的主人肯定会有感知的。”

惊蛰在结界前转悠着,神荼却在思考是否要进去;如此庞大的结界即使是障眼法需要支撑的法力也是极多的;那么在里面的肯定是个高手比自己更厉害的妖。

神荼自知自己的实力是什么样的,并不想和这个给自己带来压迫感的妖正门对上;师兄在里面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师兄被迫臣服了那个妖所以才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第二妖无心害人所以师兄没有危险的住下了。

神荼更倾向前者;因为他对妖物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妖物的破坏自己幸福的家根本不会消失。

“惊蛰,如果我死了,你自己回到师父身边吧。”
“切,逞什么英雄,你要是真死了我会追到地狱去把你的魂撕碎。”

惊蛰说着还亮了一下自己的爪子。

“惊蛰,来吧。”

惊蛰点点头随后再次化形成木剑的样子,神荼拿着它狠狠的刺向面前的结界。

正在悠闲抽烟的安岩突然像是被针扎心了一样身体跳了一下;捂住胸口的同时看向结界被破坏的方向。

“哪个龟孙……奶奶的疼死小爷了直接进来会死啊……”

安岩烦躁的将烟枪丢在桌子上,拿起放在架子上的弓弩走了出去。

“爷爷今天就教你什么是礼貌!”

说完就对着那个方向拉满弓,眼神犀利

“去!”

一到光剑被射了出去,才刚刚进入到结界里的神荼错愕的看着光剑向自己飞了过来,一箭穿心。

“神荼!!!”

神荼昏倒的前一秒听到的是惊蛰惊呼,但却看到了失踪已久的罗平师兄

————————未完待续————————

_(¦3」∠)_好困啊,半夜更新快夸我。
在水一章这样就可以下锅,然后再撒点配料肉就出炉了(〃'▽'〃)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