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原创】〔非人类研究所〕


前文走tag_(:зゝ∠)_

〔伍〕*哥哥?!

笑容温柔的母亲抱着撒娇的弟弟;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表情看上去严肃但眼神却时不时在母亲和弟弟身影之间徘徊着;神荼吃着母亲特制的曲奇手里拿着的杯子装着温温的牛奶;直到这一切悄然远去;美好的时刻被血色覆盖了;母亲苍白的脸庞倒在地上的身躯下是红色的血液;父亲完全失去生气倒在母亲的身旁;而年幼的弟弟被一个怪物咬住了脖子;下一秒脑袋落在地上……

神荼猛的惊醒,双眼无神嘴里微喘着气,额头还有些冷汗不过很快就被神荼抹没了。

神荼坐起身子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身旁的位置空无一人;他突然惊慌起来;赶忙翻身下床推开房门想去找人;但却在推开门后愣住;因为安岩正站在客厅里;说是站着不如说是飘离了地面;周身是精神触须围绕着就像在被一点点分解掉。

“不要!”

神荼直接扑了过去,将安岩抱住倒在地上;嘴里呢喃着不要消失不要离开的话语;安岩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可他清晰的感觉到抱住自己的神荼身体正在颤抖,手臂也紧紧的抱着完全让安岩动不得身。

“神荼,冷静点,我哪也不去。”

安岩一下一下的轻拍着神荼的后背,神荼也渐渐停下颤抖的身体,抱着的双手却没松开。

“做噩梦了?”

安岩低声问道;神荼微微点头。

“不怕,我那也不会去,答应过你不离开就绝对不会食言。”
“可是,我害怕……”

神荼咬着牙,梦里的一切都是发生过的事实;他失去过最爱的家人就在绝望中遇到了他的光;那个将一切黑暗驱散的光。

安岩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两人无言的在地上躺了一会;神荼先起了身他眼角竟然有些红了;安岩也跟着起身无奈的亲了亲他的脸颊。

“厨房里有牛奶,去喝完然后继续睡吧;放心我哪也不去。”
“嗯……”

神荼乖乖听话的去厨房吧里面的牛奶喝了,出来后看了会安岩才进到房间里。

安岩坐在沙发上,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好像他自己也这样劝过神荼去睡觉;一个人回忆着小时候豆丁荼的可爱,直到家大门被敲响;安岩站起身去开门。

“来了,怎么样那孩子。”

安岩想把罗平带进屋里讲,却被拒绝了

“我就简单的说吧;人醒了只是状况有些奇怪。”
“哦?说说。”
“他说他是来找他哥哥的。”
“那应该去找警察。”
“问题是,他说他哥叫神荼。”

安岩愣住了;不是错觉吗;之前看到的果然是……

“他在哪,带我去。”

罗平点点头,安岩进屋拿了外套穿好;回头看了眼关着的房门,最后还是走了出去。

大门关上有一分钟这样后,房间门被打开,神荼站在门后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表情竟有些失落。

两人并肩走着,顺便闲聊了几句

“不瞒你说,其实那天救下他的时候我在他记忆也看到了神荼,一闪而过不太清晰我就没说,只是没想到……”
“我比较惊讶的是,神荼还有个弟弟。”
“有啊,但应该是已经死了。”
“那你想说这个是个假的?”
“可能,因为当年救下神荼我就看了他的记忆,当着他本人面被杀的。”
“那就好玩了,无聊的日子要结束了。”

罗平翘起嘴角,安岩耸肩;最后两人坐着电梯去了地下第三层;专门的审讯室里坐着的就是安岩那天救下的少年。

他四处张望着,看上去有些害怕但又像是在好奇的打量周围。

“进去?”

安岩点头,罗平跟看守的人要了门卡,安岩还没进去那个少年就站起来跑到罗平面前

“你们这样关着我是什么意思啊,你们THA不是管超自然的嘛!”

少年环手抱胸,一副不爽的表情。

“你知道THA。”

少年哼了一声后就没了下文,安岩挑眉最后拉开桌前的椅子然后坐下。

“说吧,你叫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而且我只是来找我哥哥的。”
“你知道他在这。”

这会轮到少年愣了一下,他望着安岩眼神有些复杂;安岩微笑道

“你那点小九九在超能力者面前很不够看。”
“切……”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