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我们的拾年》

〔肆〕
小哥让我坐他腿上
“小哥,你说这俩人到底会怎么样?”
“不知道。”
张起灵轻轻的吻着吴邪脖子上的那道伤痕,吴邪轻哼了几声
“安岩,都快算我半个儿了,唔~身为父亲的你也不关心一下,啊~别乱舔...”
张起灵抬头看了眼我
“帮不上忙。”
“人可是你带回来的,啊啊~”
张起灵不语,只是摆正我的脸狠狠的吻了过来,舌头伸了进来在我嘴里就是一顿乱搅。
闭上眼睛回应着他。
“唔,让我喘口气...”
看着张起灵一脸色气的舔着挂在他嘴角的银丝,我男人就是帅~
“关心则乱。”
“好好,你说的算。”
——
半个儿子是个什么鬼啊,我把你当朋友你居然想做我的父亲?
你们能不能到楼上去啊,我还要进厨房洗碗呢!
安岩站在门外,捧着碗的手有些颤抖;都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因为去厨房一定要经过老板和老板娘所在的地方。
欺负单身狗吗?
爱护单身狗知不知道啊!
想了又想,还是撩起门口的布帘,尽量做出面无表情无所事事的样子,走进厨房。
然而正火热的两人才没有理会进来的安岩。
安岩:我要离家出走!
——
度过一个愉快的中午,知道自己“儿砸”被气到了赶紧过去抚慰一下他幼小的心灵。
惊蛰依旧被摆在店里,都快成镇店之宝了;那个神荼来了。
那是三天后的下午;喝着安岩泡到的碧螺春,那人出现在门口。
他进来也不多说,开口就问了惊蛰可否转手给他。
我偷瞄了安岩一眼,他却一脸事不关己的沏茶;这算不算甩锅给我背啊?
我叹了口气,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然后停了一下才开口
“行吧,不过价钱可能……”
然后他将一张银行卡放到我面前,我笑了
“很好,成交;小岩子去吧那把木剑拿给这位先生。”
“是。”
看着他把惊蛰握在手里,脸上露出了一模笑容;待他把钱转我卡里后,说了句慢走不送。
“小岩子啊,就这样?”
“恩,那把木剑本来就属于神荼的。”
我摇了摇头,安岩说的不是神荼(tu)而是神荼(shu),他想用惊蛰一刀“斩断”他和神荼的所以关系。
——
我再次拿起惊蛰,在走出吴山居惊蛰却开始剧烈的抖动,似乎在提醒着什么,但是我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直到离开了那个地方有很远的距离,惊蛰停了下来。
猛烈没有一点防备的电击刺疼了我的手,不明白惊蛰到底想表达什么。
刚想把他放到密宇空间里,却见它直接飞出我的手,直直的飞冲回那个古董店的方向,我追了过去。
心里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
惊蛰还给你了,这样是不是就什么也不欠你的了。
我们之间不会在有任何关系。
但是心却有点痛。
我摸着一头白发,不知何时它都有些长了...
“小岩子!”
吴邪突然喊出声,惊得我不敢动,下一秒一把剑从我脸庞飞了过去直直刺入我身后的墙壁里。
我回头看去,是惊蛰。
惊蛰?!
什么情况?
这时神荼却从外面跑了进来,三人懵逼脸。
“怎么了?”
从里屋出来的张起灵,刚刚在里面听见吴邪的喊叫马上就出来,现在是四脸懵逼。
——
“你,你.....”
安岩语无伦次,只能傻愣愣的看着神荼一步步接近自己。
快逃!
“不要....”
快逃啊!
脑子里乱哄哄的,却清晰的想着两个字;快逃。
如果被他发现,难道还要再死一次吗!
神荼弯腰,带着绷带的左手一点点的附上安岩的侧脸,然后再他耳边开口
“你还想去哪?”
这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
“安岩,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你在说什么,我,我是严安...”
“说谎。”
安岩还想反驳什么,神荼却低下头伸手按住他的后脑然后吻了上去,瞬间一个夹杂着蓝红色的阵法出现在两人身下。
安岩没有反抗,只是任由那人肆意的抽取体内仅剩的最后一点郁垒之力。
一滴泪滑过安岩的脸庞,结果到头来我还是没能从你的手里逃出来,神荼你赢了.....
一瞬间,安岩开始瓦解散成无数红色的光点,包围着神荼周身。
“安岩!你这个混蛋做了什么!”
吴邪冲过去,抽出大白狗腿就想直接一刀了结了他,张起灵却冲过来,不给解释就把吴邪按晕。
张起灵扶着吴邪躺在一边,然后又回到还亮着的阵法之外,跪下行礼
“神(shu)荼大人,多有冒犯。”
神荼还迷恋着红色的光点,直到光点被一个不剩的吸收进身体里蔡回头去看张起灵。
“张家的起灵和吴家的邪,你们不用再守住终极了。”
我已经再次找到了他。
张起灵叩首;神荼拔出墙上的惊蛰,光阵也消散而去。
郁垒,已经两百年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永远不会在分开了,永远。
——〔完〕——
短片完。
总感觉烂尾……
不知道有小伙伴看懂没。
郁垒是终极的阳而神(shu)荼是终极的阴。
他们生生世世纠缠在一起,直到两百年前;郁垒被人间的诱惑而分离了终极;本应该是一体的分开了。
神(shu)荼去寻郁垒,一找就找了两百年;在寻找期间神(shu)荼碰见了张家和吴家;并和两个家族达成契约,他们会替神(shu)荼守住终极,他们而得到的是长生和族里繁荣康盛。
后来,吴家没有遵守约定,到了吴邪这一代开始,吴家便没有让人去守终极,所以家族败落了。
而神(shu)荼这边已经换代到了神(tu)荼和安岩这里;因为投胎转世饮了孟婆汤,多多少少忘了一些以前的记忆。
而最后神(tu)荼能想起来,有各种原因;一是他两百年来执着的而病态的爱,还有的就是使命;从出生开始的使命;就是和郁垒死守终极。
嗯,大概设定就是这样。
结局是HE还是BE你们猜~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