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我们的拾年》

〔叁〕
“安岩,我饿了。”
“就好。”
看着他熟练的翻弄着锅子,菜的香气扑面而来。
前几天,THA派来要东西的人,似乎就是安岩的那个好兄弟,他长得没我家小哥好看,就是有点高;得砍腿。
“安岩,再见到好兄弟什么心情?”
“不好。”
“我可不知道THA会派他来。”
“嗯。”

“这个桃木剑?”
我看着安岩那在手里的一把奇怪的桃木剑
“惊蛰,是他的名字。”
“你的?”
“不,是他的;但是自从祂用这个杀了我后,我就发现祂一直跟在我这里。”
“给我看看。”
拿起桃木剑却突然有触电的感觉,吓得我马上把他脱手而出丢下小哥那边。
小哥用他奇长的两根手指夹住飞过来的惊蛰,刀身一直在抖小哥却像是看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变。
“好。”
说完后,刀身不在抖,小哥把惊蛰还给安岩
“她在担心你。”

“你很温柔,不似你那主人一样铁石心肠。”
安岩抚摸着惊蛰的刀身,看他一个在那和一把桃木剑对话。
“小哥,这桃木剑怎么回事?”
“剑之灵。”
剑之灵?那是啥?
“灵气,聚集而成的意识。”
也就是剑的灵魂。

安岩那个好兄弟又来了,说是替协会过来交东西,但是他眼神一直盯着店里的安岩。
看样子是没认出来,可能觉得这人和安岩相似的脸让他感到兴趣而已吧。
——
今天又去了一趟杭州,想起那天在西湖上的那个白发青年,突然有点想见他。
怀着莫名其妙的心里,带着协会要交给那个吴老板东西,去了那家古董店,进店一眼就看见了他。
他坐在茶几旁给两个人倒茶。
文静的不像样,和安岩比起来这人太过安静了。
想起那人总是喜欢在自己身边叨叨絮絮的;可是不知何时已经习惯了他的叨叨絮絮。
——
看着吴邪和他坐在茶几上谈事情,我只是给两人沏茶,无视他时不时扫过的视线。
突然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安岩站起身走往里屋,那出惊蛰。
然后再次出来,不出所料看到那人惊讶的表情,若无其事的把惊蛰摆到一个空的刀架上。
——
哟呵,这小子想干嘛?
我喝两口茶,虽然不懂他的什么意思,不过陪演一出戏我是不拒绝的。
——
为什么,惊蛰会在这?
我看向那个吴老板又看了眼那个白发青年。
刚想问吴老板却开口道
“前段时间有一个青年来,把这把奇怪的桃木剑转手给我。”
难道是安岩?不对,安岩应该已经……
“请问,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吴老板摇摇头
“我那里知道,只是他那时来店里脸色不大好,把木剑转手给我以后我就在也没有见过他。”
——
看着安岩在那边看戏看的爽,而他这个好兄弟像是被受什么打击一样,说了声告辞就走了出去。
看着人走远后,我听到安岩居然笑了起来。
我喝着茶,静静的看他笑到哭,嘴里说着不清不楚的话语。
唉,剪不断理还乱啊。
——
明明外面是艳阳高照,我却感觉不到任何温度。
安岩,安岩……
心里全是那个人的模样;抹不去那个人在自己心里留下的笑脸。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那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一声又一声。
〔神荼……〕
——————————〔叁〕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