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我们的拾年》

〔贰〕
我的家人死了,但是还有个弟弟。
但是弟弟也死了;郁垒之力能起死回生,我知道。
但是拥有郁垒之力的人,是我的……
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但是又有些太过亲密。
郁垒的存在是为了辅助神荼。
师傅说的话我一直都记着。
所以我取走他的力量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死了。
我亲手用惊蛰,杀了他。

阿赛尔说要回帝国余晖,我没有阻拦,叮嘱他注意身体就送他去了机场。
走之前,他问我;安岩对你来说到底是谁?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耀眼的模样曾经让我移不开眼,他成长的时候忍不住想夸他,然后看他不好意思的笑容。
安岩,我是不是活该一个人?

我是第一次来他的墓,将手里的花束靠放在石碑旁,不知为何心有点痛。
他的石碑上只有四个字,安岩之墓;连一张照片都没有,凄凉。
我现在跟你说对不起还来得及吗?

今天依旧是按时过来,只是石碑前面已经放了花束,不知道是谁来过。

今天接了个任务,去杭州拿一个东西回来,对方接头暗号,唱鸳鸯茶。
还好不是我自己唱。
——
今天吴邪让我跟去西湖旁边,说有事。
看着他将前几天下斗得来的一个东西装进盒子,然后去西湖。
在附近转悠了一下,最后在桥上停下,然后吴邪问我知道鸳鸯茶这首歌吗,我点点头。
他又说,去桥头那里,唱。
我可以拒绝吗?
——
来到西湖,去了接头的地方,离桥还有一小段距离,然后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嗓音唱着《鸳鸯茶》
“鸳鸯茶,鸳鸯tea
你爱我,我爱你
你的爱,像花一样美丽
没有人在意,做什么,去哪里
只要在一起,两颗心,都愿意
我只是叹息,为什么,你要离去
鸳鸯茶,只剩下我喝它
忘了他,我走天涯...”

那人一头白发在人群里很扎眼,身上着了一套淡绿色的唐装,他站在桥头那里放开歌喉唱着,也引来一些围观者。
明明是一首比较热血的歌,为何他唱的有点悲伤感?
我走过去,站在他面前,那人的面孔却让我愣住了。
“安岩?”
脱口而出的名字。
——
我就安静的唱唱歌,闭着眼睛却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然后下一秒那人开口
“安岩?”
我睁开眼睛,面上平淡但是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神荼,好久不见。
——
看着那人面无表情的样子,不对,这人不是安岩。
安岩不会冷着一张脸,安岩应该是喜欢笑的人。
“先生你可是接头人?”
清冷的声线,和安岩的差很多,语气也礼貌的让人感到陌生。
我点点头,他说了句随我来后就走上了桥。
我跟上,看着他走到一个光头面前,要了个东西又走了回来
“东西在里面,先生请慢走。”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严安。”
——————————〔贰〕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