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血之咒》〔第三章〕追捕令


安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有他一个最熟悉的人,但是他们的距离不近不远所以面容永远是模糊一片看不清楚;直到那个人进到自己的家,然后便是血红一片;倒下的父亲和母亲,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表哥安份;最后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是你害死父母,是你把那个恶魔领进家门。】
“不是我!”
安岩惊醒过来,却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床上,而房门外隔着缝隙透过的是明黄色的光;谁会在我家客厅?
安岩伸出打着颤抖的手去推开房门,入眼的景象却让安岩瞬间冷下脸来;客厅沙发上罗平厚脸皮的搂着瑞秋,而电视上正放着八点档的狗血剧,虽然吃这两人的狗粮已经快三年了,但是在家里就不能放过他吗!?
最终还是瑞秋发现站在房门口的安岩,她推开罗平就走了过来
“安岩你终于醒了,伤口还疼吗?”
伤口?安岩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肩膀上的绷带和绷带下面隐约的痛感都在提醒他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可安岩惊讶的不是伤口而是那个纯种吸血鬼并没有用獠牙去让他变成怪物;而是选择划伤自己然后吞噬血液;而且在打斗的时候他居然没有用到任何异能,看不清自己也不会拿命去玩啊。
“他命大福大,居然没被吸血鬼咬死,果然祸害肯定是要遗留千年的。”
瑞秋拍了他一下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事实。”
罗平无奈的摊手;瑞秋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安岩道
“安岩,虽然这次没能救下受害者,但是好歹知道凶手,你应该还记得那个吸血鬼长什么样吧。”
安岩点点头,他可不会忘了那个**;下次逮着他一定要弄死他!
“而且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罗平说着就从衣服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安岩死鱼眼;你们是多啦A梦吗?那玩意到底放哪的啊……
“上头让你全力追捕这次事件的犯人,并且还派了个帮手给你,你自己看看呗。”
安岩二话不说就拿着文件打开来看,有情报还有追捕令;看来组织还是爱他的!
话说那个帮手是谁啊,小爷这么强怎么可能需要……**!丰绅?!
“我我我眼睛没瞎吧,这个丰绅就是那个猎人榜上排名第二丰绅殷德!”
“没错,看来协会这次很重视这次案件,毕竟牵扯到纯种。”
“偶像啊!到时候一定要跟他要签名,然后让江小猪羡慕死去~“
罗平嫌弃的看着安岩;可是这次协会的动作太大了,在这么说安岩和我都是排名前十的,居然还安排个第二的过来,难道协会有什么目的吗……
就在罗平思考的时候安岩已经回房间换好衣服又出来了,好闺蜜似的拉起瑞秋的手臂
“走,小爷今天心情好,带你们两个去撸个串!”
“有点骨气好吗!我要吃火锅!还有把你的猪蹄从小秋秋手上拿开!”
瑞秋笑的无奈,看着两大男人像小孩子一样打闹出了门,自己也关上灯带上门跟在他们后面走了出去。
————————分割线————————
迷茫彷徨;现在是最好形容这个毫无目的游荡在街上的男人,神荼。
像这样没有目的寻找了很久;他就像失去灵魂的驱壳,傀儡一般孜孜不倦的去寻找,他想过就此了结自己到地狱去和家人团圆;但是他身来就不是那种窝囊人,他的傲气还有复仇的心都在支撑着他。
神荼在家人过世之前,一直都是以人类的身份存在生活,所以当他恢复吸血鬼身份的时候都一直拒绝饮血;他内心深处还残留着那一份属于人的人性;他下不去口;而且被咬的人类也会因为他纯种吸血鬼的身份变成渴望血液的怪物。
在接受新身份的同时,他也在猎杀同类获取关于父母死亡真正的原因;他不相信自己一家会被无辜的杀害,背后肯定有人在操作这一切,但是他却像影子一样,就在神荼感觉快要抓住他的尾巴时又消失的一干二净。
指腹抹过嘴唇,第一次尝到鲜血的美味,让他有些无法释怀;还想再尝尝看……
————第三章〔完〕————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