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尼菲尔顿

(:з」∠)_修仙是我前进的道路

《血之咒》〔第二章〕死亡


“不可理喻!“
安岩愤怒的将文件夹摔在桌子上,上头居然拒绝了安岩申请的追捕令。并且把这次的追捕计划交给了另一个血猎;而安岩接到的任务是查寻线索,确保不会出现下一个受害者。
“鬼知道那个吸血鬼会看上谁啊,燕坪这么大。”
“好了,好了;冷静点。”
瑞秋安慰着,罗平则翻开被安岩摔桌上的文件夹;只是单纯的一个搜寻令,甚至是连个情报的没有。
“我说安岩,你是不是得罪情报部的谁了,怎么连个情报都不给?”
安岩愤愤道
“所以我才说他们不可理喻啊!搜寻令我认了,但是好歹给个情报让我有个方向去搜寻啊。”
“啧啧啧,表示心疼一下。”
安岩没好气的拍开罗平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今晚我打算再回去第一起事发案件现场,罗平你帮我去胖子店里拿些特殊子弹,上次围捕行动我用的差不多了。”
“行,钱到时候记得给我。”
“放心吧,小爷我是那种欠钱的人吗。”
瑞秋无奈摊手,自己属于后排人员,支持一下技术支援就好了,你们随便浪。
两人离开了瑞秋的研究室,安岩去申请动用武器许可,而罗平则去帮安岩拿特殊子弹;虽然是搜查安岩却感觉一丝的不安和莫名的躁动。
当日月交替,黑色爬满整个天空;有些人进入熟睡有些人则开始了他们的夜间生活;夜市里身着黑色皮夹克的男人正快速的穿梭在人群里;他俊美带着严肃的脸庞,让人感觉他身处的是战场而不是喧嚣的夜市;而他的目光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前面不远的另一个人身上。
男人借着人群隐藏自己的踪迹然后不停的跟着那个人;而那个走在前面的男人搂着一名穿着暴露的少女毫不知情后面的皮夹克男人的行动。
两人搂抱着对方步入昏暗的巷子,七拐八拐的竟然将后面的夹克男甩开了,不知是有意无意;角落的熟睡的野猫听到脚步声警惕的竖起耳朵,看着逐渐走来的两人它选择悄然离开;男人将少女推到墙面上然后低下头在她颈脖处舔咬。
“啊~去旅馆多好啊,偏偏要在这里,坏人~”
“甜心,这样更有气氛,我迫不及待的想吸干你。”
“讨厌了~啊~”
男人伸手一点点将她的上衣剥夺,少女很享受来自男人的爱抚,却不知男人嘴里的獠牙已经接近了她自己的颈脖……
“啊啊啊啊!!”
摆脱一个拉客女的纠缠,夹克男听到尖叫便冲进昏暗的巷子里,原本帅气的男人面孔变得狰狞起来,他制服少女的挣扎将獠牙深深的埋入甜美的血液中,夹克男看到如此场景眼中深深的厌恶,他不顾一切冲了上去但是那个吸血鬼却一个躲闪獠牙甚至还咬着少女,然后飞上房顶;还不习惯自己拥有的异能的夹克男并不像那个吸血鬼轻松的飞上房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吸血鬼将鲜活的少女吸干致死;最后尸体像一块破布一样被吸血鬼丢弃;夹克男接住下坠的尸体,伸手按压颈脖的脉络时,没有任何一丝跳动。
夹克男将她因为惊吓而睁大的双眼抚闭上
“对不起……”
“砰”
夹克男惊觉,而那颗子弹打在自己身后的墙里,他回头看到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子弹就是从哪个青年的手上像玩具枪里发出来的,青年低头看到已经失去生命的少女,而脖子上触目的两个血洞让青年更是生气;而面前的这个夹克男的气息……
“可恶的吸血鬼!”
青年二话不说就开了两枪,夹克男堪堪躲过,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冲了上去运用自己超高的枪体术搏斗了起来;夹克男后仰躲过青年的飞踢,还没等青年站好进行下一轮的攻击夹克男就转身有离开的意思,却又马上被青年缠斗起来。
青年攻势很快,又配合着双枪让空手的夹克男毫无还手的机会,只能不停的躲闪或者化解招式;夹克男皱起眉头决定进攻,但是出拳却被躲过,而青年接着他有破绽的姿势来到他身后,抬脚踹了一下他的脚腕处,然后矮下身用肩膀把夹克男撞远一些,迅速的抬起双枪然后开枪打中他的肩膀和腰部,夹克男跪在地上发出闷哼声,想在站起来却被青年一发补强打在腿上,彻底失去战斗力和逃跑的能力。
“特殊的子弹会让你恢复减慢,我现在已血猎的身份抓捕你,纯种。”
夹克男看了他一眼,他知道青年怕是误会自己是杀害少女的凶手,只是真正的凶手已经逃之夭夭,自己又没有证据证明;而且长时间不进食让自己虚弱不堪,就算是纯种长时间不进食也会变弱不堪一击。
“觉悟吧。”
青年的枪口已经对准夹克男的头,只要这一发子弹下去,夹克男必死无疑了;但是他还不能死,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都等着他去报仇,怎么可能在这里死去!
夹克男突然转身,尖锐的指甲划破青年的手背,飞出的血液尽让他有些兴奋起来;手被抓伤枪也脱离掉在地上,青年想抬起另一只拿枪的手,夹克男猛地将青年面朝墙壁压制住。
夹克男双手都用来压住青年的双手,所以只能叼住青年肩膀上的衣服,然后用力拉扯坏;当皮肤接触有些凉意的空气青年开始猛地挣扎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当人类被纯种咬破脖子的时候,他们不被初拥而变成只会吸血的怪物,刚开始还会保持一些理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吸血的念头会越来越强直至他们变成怪物。
但是身后的吸血鬼男人却没有杀心,他现在只想吸取这令他兴奋的东西,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作为纯种这一口咬下去会发生什么;男人腾出一只手划破皮肤,血液争先恐后的流出,青年因为疼痛打了个颤,紧接着男人低下头张嘴含住被划破的伤口,让血液全部流入口中;第一次感受到血液的美味男人开始控制不住允吸起来,吸血鬼的唾沫带有一些致麻的效果,被允吸的伤口痛并着酥麻,给青年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渐渐的青年不在反抗,他的双腿间不知何时被男人顶入他自己的大腿,强迫着青年服从;直到伤口止血男人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他。
眸里的红光散去,恢复了原来的湛蓝色;男人用手指抹去嘴角遗留的血液,看了眼跪坐在地上的青年,迅速的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章【完】————

评论(10)

热度(20)